13/4/14

三月敗

之前寫過剛過去的冬天又長又凍,令不喜歡買冬衣的我全無購物慾。

言猶在耳,春天一到春裝一出,我又禁不住小瘋了。

先來一件季尾減價貨,在Wendy’s Lookbook看到這件新加坡牌子Raoul的冬褸,橙黑色又型又靚嚴冬穿了一定開心,雖然0/2細碼都斷碼,但原價差不多六百減到不足二百,我決定買件4號,寧願花一百幾十改細,因為這是難得的心頭好。


春秋上班我喜歡穿較casual的西裝外套,因為可以襯牛仔褲又可以襯連身裙。在Loft網頁看到這件全lace面的外套,一黑一米抉擇不了,就先兩件都買看到實物試過才決定,怎料各有特色,最後還是兩件都留低。


另在Ann Taylor看見這件有間條內裡的外套,有深藍有黑色,想了一輪又買黑色,仍是因為易襯一點。


我現在已經很少著半截裙,因為太斯文,但看到這條走路時裙身紗條會擺吓擺吓的忍不住手,雖然買來放的機會很大。


WHBM看到這條速腳褲,我買了Petite但好像有點短不過又不想換,算吧。


之後是幾件實用性高的上衣。






最後是鞋,過了幾年,今年又再興尖頭鞋,我當然都趕上這潮流。先來兩對同款不同色的漆皮鞋(黑及米),矮踭夠舒服。


另一對我一看已知道不能等減價的,是這對Tory Burch金色尖頭鞋,實物的顏色雖然不及相片自然,但鞋型好靚又舒服,我只穿過一次已被兩個陌生人讚過,是不錯的投資,如果將來減價又有貨我會再買銀色。



3/4/14

人氣韓星比拼 :李敏鎬 vs 金秀賢

我最近仍然是沈迷於看韓劇,在公司看一兩集,晚上繼續追到深夜,一套足二十小時的劇集基本上兩三天看完。因為剛開始,有好幾年的劇集任我慢慢揀,現在已看過十套八套。

跟普羅大眾一樣,我都是先看最紅的劇,當然包括超紅偶像金秀賢的「來自星星的你」及李敏鎬的「繼承者們」。這兩位現任一哥,差不多日日有報導他倆到中國及其他東南亞地區掘金的新聞,各有粉絲。看罷這兩套紅劇,我覺得兩劇女主角演技及表現突出好多,反而男主角只可以說不過不失。




之後我再看以這兩男為主角的所有舊劇,包括李敏鎬的「花樣男子」、「個人取向」、「城市獵人」、「信義」及「繼承者們」,金秀賢的「Dream High」、「擁抱太陽的月亮」及「星星」。

無可否認,李敏鎬樣貌外型較討好,可算是近十年八年男韓星中數一數二靚仔級人馬,而且仍年輕有點淘氣可愛,好理解為什麼他在亞洲有超多女粉絲。

但如果比演技,我個人認為金秀賢強好多。「星星」可算是他最沒表現的作品,可能因為角色本身是木獨教授,跟全智賢的搶鏡角色及表現比下去。但他之前兩個劇集的演技發揮得更好,23歲時演的「Dream High」明顯地比其他主角強。相對地,李敏鎬每個劇都好靚仔,但我不太覺他在任何一套劇有明顯的演技可言不可以說差,只可以說沒深度吧。亦因為太靚仔,角色選擇有限制,不及金秀賢那麼百變。

另外我發現,做韓國演員要成功,所屬經理人公司好重要,就看這兩位都見到高下,金秀賢公司為他選的劇集(及兩套電影)質素/製作都是高班的,每個項目都「中」,這與他屬90年代師奶殺手裴勇俊為老闆的經理人公司有好大關係。而李敏鎬的劇集,整體質素都不及金秀賢的任何一套好,選劇選作品能力差一皮,不過靚仔本身就是價值,只要不明顯地差,也值得看。

韓國人做事認真的態度也值得一讚,看一些訪問知道他們在拍劇前都會用幾個月時間作訓練及準備,如體能/打鬥、槍械射歌舞鄉下話等,不是隨隨便便接過劇本打天才波。起碼我就沒聽過香港演員為拍電視劇的角色揣摩做什麼備課,當然拍出來的說服力也差好多。

兩個男星都應該會在不久的將來入伍兩年,這對男韓星來說是大關口,很少當紅男星退役後可維持未入伍的人氣,不過我都期待他們將來的作品,希望他們長做長有吧。

噢,最近開始看韓國綜合遊戲節目「Running Man」,超好睇,製作認真,超攪笑,是邀請韓星認真玩挑戰體能的遊戲節目,我最初都只是看熟悉韓星當嘉賓的幾集,7主持都好強又攪笑,好多時笑到要掩嘴控制自己笑出聲,其實即使不知道嘉賓是誰也好看,如果你好空閒的話我向你推薦。



28/3/14

繁忙的往日 - 香港電台歲月(下)

上兩回寫完每週製作一個節目的主要流程,大家都應該感覺到這樣的流程,每個星期都會過得好快,每日都是在倒數下一個死線(節目出街日)

雖然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工作種類,但周圍的同事都非常專業有經驗,做了兩三個月已上手,算應付自如了,也不特別緊張了。

但世事當然不會如此順利,大約在入職三個月之後,有一天節目監製(即現時的助理處長施永遠)突然召我入房,說廠導演會升職但同時調組到「頭條新聞」,我們卻不被分配另一廠導演,問我可否同時兼任廠導演加我四千蚊人工?!

錢,從來都不是我考慮工作的主要因素,我老實對監製說,我完全沒有任何電視製作經驗,而這些經驗知識都是很專業不可/不應由門外漢亂來的。然而,監製的所謂詢問其實只是知會,基本上沒有討論餘地,他只說對我有信心,我有一個月時間跟現廠導演實戰訓練(即四集),一個月後正式接手。

我不是閒著沒事做純粹受訓,報紙要睇,稿要寫,跑腿繼續做,而廠導演仍是要在出街日上午錄影,下午埋版,日程緊湊,當然沒有剩餘時間與心機跟我這個對專業名詞及技術全無認識的人逐一教解釋。每個星期的優先,仍是準時把節目弄好出街為首,我連問問題的時間/膽量也沒有,所謂訓練,其實只是在旁觀察,一個月眨眼就過了。

其實節目出街日上午,當我與撰稿人在寫稿時,廠導演會更早到錄影廠做準備,佈景雖然已搭好,但打燈試鏡頭等都需要時間,廠導演亦會預先與主持或嘉賓打招呼簡介流程,這都是平時我們在三樓趕稿時導演已準備好的。

所以,到我一人當兩角色時,除非我有三頭六臂或者都敏俊的停止時間或瞬間轉移技能,我是一定無辦法同時在兩個地方工作。要完成同樣的工作,代表我要更完成稿件,有時完成自己的部份也不會協助撰稿人而要直接走到錄影廠做準備,開廠的時間自然延遲了,可錄影的時間亦縮短了(主持放飯時間一樣嘛)

你想像得到我第一次負責錄影,控制鏡頭的三隻手指(左手中間三隻)有多震?兩個經驗主持是不會因為你是新人而容許你NG或按錯鏡頭的,全廠人,尤其是三個攝影師一直聽你下指令控制鏡頭角度、聚焦距離等,在錄影日廠導演就是全廠領導人,所有人都要服從,極有權威亦極受尊重,當然好主要原因是因為廠導演亦是錄影及埋版的最後負責人。

我好幸運,在香港電台這個環境經過這個經歷,港台的錄影廠技術人員都外判香港電訊(當年我們仍叫「大東電報局」)。大東的哥哥們不單只個個經驗老到,更難得的是性格隨和超好人。亦可能是可憐我臨危受命,個個都對我好好又有耐心,會主動告訴我細微的錯漏或瑕疵要知道他們絕對沒有義務這樣做,因為這些都是廠導演的主要工作。除了廠的同事,兩個主持及撰稿人亦很好人對我很有耐性,即使可能我發出的指示都不是用他們聽慣的專業詞彙。

下午埋版的另一組同事亦一樣,對於我這個傻傻吓束手無策的新仔特別保護,很多我聽不到、看不見的瑕疵都不厭其煩主動幫我重複又重複地調教又會自動為我設計適用的影像合併效果。我想我唯一的長處是中美文流利,埋版時為中文故仔按英文字幕的時間準確性夠高。但因為除了坐在導演座埋版,我同時仍是跑腿,所以我們埋版時,時常會出現「全廠停工等導演」走上走落的獨特狀況,我相信大東的哥哥們對我超好,好主要是因為他們也看不過眼我同時做兩份工的狀況,這在我未入職前沒有發生過。(每次埋版我都會請下午茶也幫助不少)。而且,廠導演在電視台是很資深的工種,通常都是由已拍過多年故仔的編導轉職調任,絕不會讓一個門外漢冒險,我這個大剛才畢業的門外漢,當然成為全台所節目最年輕的「o靚妹」廠導演!

在之後的歲月,每星期繼續打仗,好幸運未試過有意外或影響節目出街,我亦試過三幾次沒有稿件的現場嘉賓討論錄影(每次會覺得自己會心臟病發死)。老實說,要兼顧導演工作,我之前的撰稿工作質素一定會受影響,即使沒有大退步,也不可能鑽研改善提昇,取捨是必然的。

眨眼一年就過去了,工作上手了,監製有問我是否有興趣拍故仔,我有跟中文傳媒春秋的編導出去拍攝採訪,亦有試過自己拍攝採訪,但仍然要兼顧兩個角色又不是很資深淡定時,實在不能再分心/分身/分時間去拍故仔。

我在港台只工作了13個月,在這短時間我的節目轉了四個監製、三四導,兩個廠導演,基本上除了外援撰稿人及兩個主持外,其餘職位都是車輪轉節目是雞肋,不可以不做但又沒資源沒話題沒觀眾,留不到人。我一年之內要不適應各新老細的做事風格,到最後終於頂唔順第四個不負責任的老外監製,一星期到節目埋版日才現身還要一身酒氣多多事實。我向公共事務部大老細要求調離英文組被拒,就辭職不幹了。在港台的日子也是我剛與老公分居的日子,居然捱到一年我覺得自己好勁。

做電視台除了壓力大工時長,也不能病,每組人手一隻手數得出,個個有自己職責,任何一個病了也會影響節目出街。我試過節目出街日有病,一直忍痛到埋版併貼最後工作人員名單頂不順去急症室,但你沒可能那天請病假,難道叫市民晚上看一段黑色20分鐘?我經痛又嚴重,一年總會遇到錄影日經期第一天,要跑上跑落精神又緊張只會愈來愈痛身體亦會愈來愈差,所以不再做電視台也不是壞事。

雖然我只在回歸前做了13個月,但得著好多,對自己工作的責任感、能力及領導才能的肯定固然重要,更難得是在短時間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知己,因為我年紀輕,他們都是我的老闆朋、長輩們,但對我都非常好,直至今時今日大家都已是高層或退休,我每年回港仍會與他們聚首吹水,純粹為了這些友誼我已覺得收穫寶貴。

辭職時,其實已收到通知,之前一年考政府工會請我做行政主任,我亦同時拒絕政務主任的進一步面試(都說我無大志),以為終於可以休息做個閑暇白領。但我早期工作運不佳,入職政府後第一份工作,居然是我工作廿年來最辛苦、最大壓力、最多責任、最長工時,亦同時是見識最多、滿足感最高的一份工作,將來有機會再同大家分享。

最後送上兩張珍貴相片,這是我最後一個錄影日,頭條新聞一個同事幫我拍下作留念。第一張是調教錄影機、第二張是我早上錄影時的情況,面前就是我要控制的控制台,旁邊的是當時的編導,最右邊就是主撰稿人,還有看不到的是我們面前一排排的螢光幕。



24/3/14

繁忙的往日 - 香港電台歲月(中)

上回提到節目錄影日是一週最忙的日子,上午完成稿件即到錄影廠,攝錄主持講稿的部份。中午我一般會與早上一起工作的撰稿人到電視台附近吃午飯,飯後再回廠做跑腿,幫忙廠導演把整個節目合併出來,我們將這個過程叫「埋版」。

其實完成了上午錄影之後,我的主要責任基本上已完結,埋版是由廠導演指揮負責的,雖然在錄影廠進行,但已不需要樓下的佈景部份,只需要留在樓上的控制室。要合併的部份包括:節目片頭(即一開始介紹節目的短片)、主持開場白、各故仔及主持的頭尾對白、去廣告、廣告後主持開場白、再來故仔、結尾對白、製作人員名單加電視台標籤。除以上基本外,有時節目會邀請外來嘉賓訪問及討論,如有這一環也是上午一併錄影,中/下午剪接埋版。

埋版的人員名單,除了廠導演,還有剪接師(editor)、混音師(audio)、特技效果師(digital effects)、字幕組同事 (subtitling),埋版就是由節目一開始到結尾,逐秒逐秒過濾,統一音頻大小、加上各類效果再併貼在一起,一般一個半小時時段扣除廣告,我們要提供21-23分鐘錄影,每星期電視台都會預早通知我們準確分秒(例如2217),我們的最後版就要是2217秒。

導演埋版時,其實要併貼的部份可能仍在剪接中,如上午才即場拍攝的嘉賓探訪,一定要裁剪到特定的分秒,有些故仔亦因為是時事題材而要負責的編導再更新剪接,有時又要到電視部的圖書館尋找合適的影片(video footage)加插在內,所以節目出街那日在地庫二樓的剪片房一定會編排剪片師等候,每完成一組就立即把錄影帶送到控制室。

下午還會在控制室以外發生的事,包括為故仔錄音/配音,大家要明白,不是所有聲音都可以出鏡的,英語節目要求更嚴,港人口音英文一定不能出街,英語「傳媒春秋」只有一個編導每星期拍攝一個故仔,另一個故仔會是中文版翻譯成英語配音播出,故仔旁白(narration)一定要重錄。我們預用的聲音只有幾個,包括主撰稿人(他真是多才多藝),某一兩個外籍編導,有時如果毛猛靜下午有空也會請她客串,他們都要跟著畫面及稿件的長短準確地配合,有時對白太長畫面太短要即時就地改稿,所以有一定撰寫執生能力的人才能勝任。

大家一起拼拼拼一個下午,當然一定要在節目出街前完成埋版,我就會拿著最後版本錄影帶到播片房交給播放師。寫稿辦公室在3樓、錄影廠佈景部份在地下、控制室在2樓、剪接房在地庫2樓、錄音房更在另一幢大廈(電台那邊),電視台的電梯其慢,我那天走來走去上上落落跑樓梯的頻率好高,所以一定著波鞋,但因為只是跑腿,不是最終負責人,起碼只是體力上疲累,精神上還可以。不過你可以想像,那一天由早上讀報紙寫稿開始,到錄影到埋版是又漫長(疲累程度計),但同時又是非常快過去(以可用的時間計)的一天。埋完版後,都總有虛脫的感覺。

原來又已寫了很多,下次再寫結尾篇吧。


13/3/14

繁忙的往日 – 香港電台歲月(上)

上一篇網誌提到以前的生活較有趣刺激,除了私人生活,在工作上得到的挑戰及相對的滿足感,當然是其中一環。

我做過很多不同行業,其中有三兩份工作的付出很大,滿足感亦很大,但主要都是職業生涯早期發生的,因我本性懶惰不想長期日捱夜捱。

回歸前一年,因為大學宿友介紹,有緣入職香港電台電視部(公共事務部)工作。算是時間巧合吧,當時我剛辭退了討厭多時的酒店工作,而電視部正需要一個懂中文,但英語「講聽寫」能力好,又不特別需要新聞或傳播經驗的人。這在電視部很少有,因為電視部工作涉及很多專業技術性範圍,很多在職同事都是由傳播系出身,暑假有實習過有經驗底子。

我這個半途出家的位置之所以存在,是因為香港電台其實有幾個英文節目在明珠台國際台播放,其中一個就是英文版「傳媒春秋」,大家可能沒看過這個叫Media Watch的節目吧。

要為英語觀眾留意監察香港傳媒,節目中的其中一個環節,就是向他們介紹各中文報章就每週大事件報導的特別之處,尤其是各社評的比較。我一入職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看報紙及寫稿。

要記得當時是1996年,彭定康政改與魯平的舌戰,回歸前後的各種準備及改變等等,該一兩年可算是新聞傳媒行業最頂盛,最自主,最多采多姿的年代,這個環境造就了十四、五份中文報章,我每天早上的工作,就是看這十五、六份報紙,再加上兩份英文報紙。

這算易還是難?我講不出來,對於不留意時事,沒有閱報習慣的人當然難。即使每天閱報,但要你同一件事,看十四、五次,副刊散文評論全看,又要留意當中的不同,或對英語人士有趣之處,我想不是人人有這個能耐。再者,看完之後,每週要選材寫幾分鐘的英語電視稿給節目主持閱讀,就難止加難,所以這個位置的流失率算高,一年半載轉一個吧。這就是我在香港電台電視部的第一份工作。亦因為我是少有每天早上看完所有報紙的人,同時亦會幫不同節目(中文版傳媒春秋、議事論事、頭條新聞等)的同事做一些資料搜集,我工作檯的周圍常有人聚集看報。

我想這個位置是天生為我而設的,留意時事每日閱報是我的個人設定,喜歡閱讀及多年哲學主修的磨練亦令我在閱讀速度及理解分析文字能力上有大幫助,所以一上手不久,我就不需要用足整個上午,基本上兩小時以內可以完成。

除了讀讀寫寫,因為節目每週要播放一次,在晚上播放的同一日就會是節目錄影之時,那天的工作亦最忙。因為是時事節目,內容一定要新鮮,雖然我會前一晚寫稿,但翌日要修改或重寫的機會好高。錄影日早上我會更早上班,先閱報及修改我的稿件,之後就協助節目的主撰稿人(一個英國人)寫下整個節目主持人要講的對白。你留意到大部份有主持的時事節目,在一開始、每個環節前後、及節目結尾,主持都會講一段對白,我們叫這些對白做“tag”,中文節目的tag主要由節目監製負責,英文節目的tag多數要外來寫手幫忙。

主撰稿人一直寫tag,我就在旁找資料,節目內每段故仔的大概內容,計算長度,當天想提的大事、開場白等等。我很佩服這個主撰稿人,因為寫tag要包含資料,又要保持趣味幽默感(港台特色),又要寫得準(是每段對白分秒長度的準確性),絕對不是任何英語人士可隨意駕馭,他是可以坐下來即寫,通常一個小時內完成一個半小時節目,效率與質素其高可說無人能及。

趕趕趕完稿之後,大約十時左右,開廠時間到,亦是我另一個身份的開始。在製作節目當天,上午會錄影,下午就會將節目所有部份剪接及拼貼在一起,兩樣都是在錄影廠內進行,我就成為廠導演的跑腿。英文傳媒中秋的主持是毛孟靜加另一位在大學教書的英國人,兩位主持只會在開廠至午飯前出現,所以一切攝錄甚至後期錄音工作都要在兩個小時左右內完成。

噢,原來已寫得太長,要分兩部,包括我工作性質的大改變,還有珍貴相片,往後再談。



4/3/14

寫在42歲生辰

(以下這一篇寫在一月初生辰之時,今天因落雪在家上班就上載出來留個紀錄吧。)

不知道冬天出生的人,是否都比較多愁善感?抑或是因為人到中年,人變得更囉唆?

四十有二,就這樣過了半世人。

半世人之間的一半,即二十一年前二十一歲生辰,我還在大學讀二年級的時候,在沒有告訴任何人的情況下跟當時的男友註冊結婚,幾年後婚姻因為自己的任性結束。之後過了十年只約會及拍拖的獨居生活,男伴換了很多,家搬了五次,工作換了七次。

相對地,過去六年在美國的生活,人生好像被冰封埋藏了一樣,日子年月一樣地過,但就是沒有什麼特別值得回想回味。我本質已經懶,來到美國後惰性更嚴重。有時候,就覺得自己好像機械人一樣行屍走肉,是因為美國的生活苦悶?還是剛遇到正值中年人生的步伐減慢?我自己想不出答案。

也可能是,在香港的日子,每三兩年,身邊總會有些不可預計的奇怪事發生,是大城市的機遇,更可能是因為自己性格的催化。

日常生活上,我在是很平隱很理性的,情緒起伏不大,但在人生的重大決定上,卻可說非常不理性,甚至有點任性及自毀,所以在情路上,在事業上,由二十歲到來美前差不多廿年反覆上落及轉變都好大,見過的人,面對過的情況又多又怪異,也可能因為將很多事都濃縮地在廿年內經歷了,過去六年相對較平靜的生活狀態,應該就像老人家突然退休的感覺吧。

雖然努力不做壞人,但亦深知自己從小性格上的缺憾及缺失,一直擺脫不掉。

未來的年月,我也不知道及不能確定會是怎樣。根據歷史往積,我突然回香港回復單身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當然,我一直留在美國繼續退休生活的可能性亦存在。

生命中的不穩定性及當中的抉擇,就是存在的精髓吧。

28/2/14

停手了

眨眼二月又完了。

今年冬天特別凍,市面也遲了出春夏新裝,對於不喜歡買冬季服飾的人來說有點無癮。

也可能真穿不完,買也買厭了,過去兩個月沒買什麼衣服。

我有好多大褸,但就欠一件灰色的,趁季尾大減價在White House Black Market買了這件,都幾暖。


又因為今年太凍,時常零度以下,早晚從停車場行去辦公室的路程都像走入冰箱一樣,我的耳朵一凍就會頭痛,季初先在Target隨意買了一頂冷帽,後來在ModCloth看到這一頂女性化得來又幾型,用家評語一流就買了,我平時帶帽不特別好看,難得這款效果不錯,好滿意!


之後是兩件上班用春裝,件裇衫看似好普通,實物靚好多。


然後是夏裝,藍色花花裙上身質地舒服剪裁又好,但裙下身沒有裡有點透視,要穿底裙或膚色內褲。


另兩件Ann Taylor上班服,都是簡簡單單。


最後當然又敗了一件沒什麼機會穿的長裙(不買無聊裙好像不是我,哈哈)!這件裙不平宜,但我之前試過想等另一條心儀的長裙減價不成功好後悔,今次不等了。你看上襟的細緻就知條裙好靚,實物亦沒令我失望而且合身,唯一可惜是Petite size也太長要修短約半呎,修了之後裙腳的花紋就不見了。



其實少買點都好,看看之前的購物網誌有不少買落的都沒穿過,好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