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2021

曾經沉迷爵士樂的我

我的讀者們,時常在這裡看到我寫防彈,或者其他KPOP歌手/團體,有時又會看到我提起80年代時,聽英美流行曲的過去,是否以為我一直都偏好聽流行音樂?

其實有一段時期,大概是1998到2004年左右的幾年,我曾經沉迷在爵士樂上。這一篇,就讓我推介一下,曾經長時間在我的playlist重複播放的一些爵士樂曲。

不過大家也不用太擔心,當年我都是喜歡一些演繹具流行曲元素的爵士樂歌手(pop jazz vocalists),是較易聽的種類。也不是因為我不喜歡更即興的爵士樂樂器純演奏,只是那種純演奏更適合現場欣賞。

這一篇我也沒有怎樣整理,只是在我的playlist找幾首歌介紹給大家,如果可以的話,請帶上耳機收聽。

最初,我是先沉迷於一套精選專輯上(3只CD),那就是The Complete Ella Fitzgerald & Louis Armstrong on Verge (現在那套CD仍留在我美國的家),這套集合了兩位大師在1956-58年一起錄製的幾張專輯而成的精選集,是在1997年發行的。而我第一次聽,就是1998年,在北京電影學院留學生宿舍生活的那幾個月,從喜歡我的韓國男生那裡聽到的。

這張精選收錄了47首歌,都不是原創曲,而是他倆演繹了一些經典爵士樂曲,而所有樂曲內的小號(trumpet)演奏,當然是由被稱為「爵士樂之父」的Louis Armstrong負責。雖然多達47首歌,但真的是可以不略過一直聽下去的,尤其是天陰下雨,或者是獨自坐在咖啡廳的日子。

我當然不會在此放上47首,就選首容易入門的They Can't Take That Away From Me。他倆在唱歌上有非常不同的演繹方法,但又意外地合襯,也請留意樂器演奏的部份,那就是那年代典型爵士樂的演奏(尤其是現場演奏)。


其實另外一首由Ella Fitzgerald獨唱的These Foolish Things (Remind Me of You),才是我最喜歡的歌,不過那首歌超過七分鐘,而且欠缺了Louis Armstrong的參與,所以我先推介上一首更容易入門的。


然後一跳,就跳到較現代了,也可以說是,更符合較年輕一代口味的爵士樂。以下介紹幾位爵士樂女歌手,雖然都會翻唱經典爵士歌曲,但同時會有自己創作/參與的新曲目。第一位亦是有段時間我沉醉在她幾張專輯的女歌手,來自北歐挪威Silje Nergaard,她的聲音不是一般爵士樂常聽到的厚沉聲,而是較高音較清澈的,可算少有,但也可能因為難得,當年她曾經一度很受歡迎。這次我介紹一首在2001年發行的Be Still My Heart。對她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聽聽The Waltz


之後兩位較出名大家有可能聽過她們的名字或歌曲。第一位就是Dian Krall。這位來自加拿大的女爵士鋼琴家/女歌手,可算是上個十年(2000-2009)少數地出名到由爵士樂圈走到主流的一位,她曾有八張專輯開賣就在Billboard Jazz Album Chart奪冠,也拿個三個格萊美獎。

以下這一首2001年出版The Look of Love來自她第五張專輯,亦是非常罕有地在Billboard 200專輯榜進入頭10位的全爵士樂專輯。可能為了配合演唱會,或可能是她的風格,她很多歌曲,配樂除了一般的爵士樂使用的樂器,更會加上整個管弦樂團的演奏在內。2001-02年她曾舉辦了世界巡迴演唱會,包括了香港站,但我當年因為已決定了去旅行而錯過了,之後幾年她都沒有再在香港演出過。她的第四及第五張專輯我都很喜愛。


另一位很著名的現代女爵士樂歌手,就是曾獲九個格萊美獎的Norah Jones,當中包括了2002年她發行的首張個人專輯Come Away with Me及主打歌Don't Know Why,就拿了當年格萊美Album of the Year, Record of the Year, Best New Artist, Best Pop Vocal Album, Best Female Pop Vocal Performance五個大獎(就像是前年Billie Ellish橫掃格萊美一樣,不過Norah Jones是用一張爵士樂/acoustic folk專輯創出這成績),當年還因為她打敗了Eminem及Bruce Springsteen引起不少爭議。 以下就是贏了Record of the Year的Don't Know Why。


而我自己更喜歡的一首歌,是帶點宗教感的Humble Me。她的聲底是帶了很強民歌/鄉謠歌手的聲線。在2002-2004年她也舉行了全球演唱會,而我就跟當時的前男友去了她在香港站舉行的演唱會(我記得是在會展新翼舉行,都說我真的是曾沉迷聽爵士樂,我有幾年會時常在HMV的爵士樂部逗留很久試聽/找尋音樂的),記憶中她現場的歌聲與唱法跟專輯版非常非常接近,不是不好,而是聽爵士樂現場演出,總是覺得如果帶點即興變化會好些。 


最後加上一個不純是爵士樂,也帶著民歌/藍調風格的歌手Eva Cassidy,很可惜她在1996年33歲盛年時就因皮膚癌離世,那時後她可算只是個籍籍無名在一些小場地演唱的歌手。但她的歌曲,反而是在她離世後被發現,而且在她去世後幾年再整理出版的專輯Songbird,在歐洲很多國家的排行榜都獲得前十的成績,在英國更奪冠銷售更接近二百萬。在她離世後,為她重新整理出版的專輯就多達十多張,不少都是她現場演出時的錄音,就可知後人發現她後的驚喜。她的獨特之處,要她有著一切一流歌手的元素,但她唱所有歌都很“純粹”,不會賣弄任何唱歌技巧,不造作,就是純粹地用她的聲音,唱出那首歌原本應有的感覺去感動你。

雖說她也唱爵士樂曲,但我個人比較喜歡她的抒情作品,尤其是acoustic版本。我自己最喜歡的Eva Cassidy歌曲,就是這首You Take My Breath Away (Acoustic Version)。


最後獻上一首她的現場演出,只有她及她的結他,acoustic版的Time After Time (原唱Cyndi Lauper),雖然有事後音效製作,但如你在YouTube找她以前在小場地演出的影片,就會知道她的原音就是這樣,真的是天妒英才啊。


如果對Eva Cassidy的故事有興趣,可以看看這個2001年在美國電視節目Nightline播出的短片。




突然寫下這個題材的文章,希望沒有嚇壞/悶壞大家吧,如果你能在以上的推介,找到一首喜歡的歌,我已經很高興。現在你們可能更了解,我常聽的playlist,有著千其百樣的音樂種類!









10/11/2021

零零碎碎的周邊

除了下月才發放的2022年Season's Greetings及年曆套裝外,以下這些可能就是今年最後一篇寫防彈周邊的文章了。

第一件是剛在兩天前才完成的Jimin鑽石畫,是的,今次真的用了很長時間才弄完,因為斷斷續續停了下來,其實最主要原因是這一幅鑽石畫,黑色重複的部份太多,而我是那種如果一次弄兩小時,都是同一鑽石顏色的話,就會喪失興趣那種人,所以弄到最後只剩下很多黑色及皮膚色部份的時候,我就把它擱置在一旁,終於在前幾晚把它完成了。


當我仍努力於上款鑽石畫的時候,防彈又出了新一款了(下圖),這次的照片是用Butter MV的造型,我仍然是最喜歡Jimin的那一張啊,怎麼辦?!不能一直都是弄他一個人啊!但他那金底帶粉色系漂染的頭髮,加上太陽眼鏡,以及背景是漸變的粉紅色,都真的是比其他成員的設計好玩好多,弄出來亦應該很漂亮!(例如你看Jin及Suga兩款,都只是一大幅白色衣服,加背景/頭髮都是咖啡色,即使照片本身拍得好,但以玩鑽石畫來說就是很沉悶啊!) 有時候都會想,是否會有阿米沒有時間/耐性去弄這些鑽石畫,但又想擁有製成品的?時常宅在家的我,可以代工啊(其實我有點想再弄那個花了兩個月時間的大掛畫)!


防彈還有兩星期左右,就會在洛杉磯舉辦已停了兩年的演唱會,萬眾期待啊!我之前買回來那四場門票已很順利地全部轉售了。本來因為自己不會去看,也不打算買為演唱會出的周邊,而且我對這批周邊他們的造型不感興趣。但長期讀者都知道,有一些演唱會系列周邊,我是由他們很多年前開始發售時,已一直都有買儲存下來,那就是成員們的Premium Photo及團扇。這批周邊發售的時候我想了又想,最後都是認為如果這時候才斷了這個系列,真的有點可惜。為免將來會後悔,我還是把它們帶回家,並順便買了一把附送照片的雨傘。雨傘非常輕身,而且那個袋子很漂亮,不過如果是狂風暴雨情況的話,這把傘可能承受不起。



之前每期都拖了很久的年度歌迷會會員周邊禮,不知道為什麼第四及第五期都寄出了,上一期那個藍牙揚聲器我還完封不動放在客廳地下呢。

第四期那實用物是一面座檯鏡(下圖右),有防彈成員的模樣貼在鏡的下方,我個人很喜歡,而且是暫時唯一一件,我會從盒子拿出來擺放/用的年度會員周邊禮。其他的東西還有一張小海報+掛框、填色紙一張及一本訪問相集。


第五期會員禮,是很多阿米期待的旅行用品,包括小行李箱一個(可以插在手提行李手柄/手拉),旅行箱貼紙,兩個小布袋,護照套,行李牌,還有一組磁石及一份小卡(這次好像很闊綽,可能因為第五期是新一年度的第一份會員禮,想吸引舊阿米繼續這個連周邊禮的會員制吧)。

我個人覺得那個小行李箱質料太輕太薄,是絕對不宜當真正旅行箱用的,只可以當裝飾擺設,用來放周邊也不俗,我唯一會真正拿來用的,應該是那兩個小袋子。



最後壓軸,就是由多倫多遠道而來的BT21周邊!

前陣子夏天的時候,加拿大多倫多開了個BT21 Pop-up Store,最初開幕時都引來很多阿米入場消費。我的多年讀者朋友仔海豚兒後來趁不再擠迫時去逛了一趟,在明知道我一屋都是周邊的情況下,還是買了幾件周邊送給我,真的萬二分不好意思及感謝!

她也很精明,選了輕身的布袋,野餐墊及一個別針,以方便郵寄。我知道她已買回來之後,沒有想過推來推去就以感激的心收了。海豚兒,謝謝你,野餐墊我自己都有想過買的,現在不勞而獲了!


其實不單只是海豚兒,我有一些不是阿米,不認識防彈的真朋友,都因為我一直會在社交媒體貼上有關防彈的東西,而已將防彈/BT21等等,自動連結在我身上。有時在街看見他們的東西,就會拍個照傳給我看,現在我跟防彈已好像劃上一個等號,好可愛!也證明我一直都在幫防彈作宣傳啊!

最後是一個投訴!我這一年已買了比平時少很多的周邊,但真的不得不投訴,防彈公司在設計周邊的時候,應該更認真的考慮周邊的體積與重量。你看我只是這兩個月,又已是一地都是周邊,而且最近來的,每一盒體積都非常巨大,一盒已超過一格櫃子的容量,這一批東西我都不知要藏在那裡。如果HYPE想阿米一直繼續買一直儲存下去,一定要考慮設計一些更容易收藏及不佔太多地方的周邊,不然有錢買周邊,也沒錢買多一個房子來存放啊!更何況由去年開始,海外運費已急升,很多時運費比周邊價錢還高(尤其是歐美地區),這個運費高昂的狀況,未來一兩年也未必會改善,HYPE一定是認真再想想,怎樣設計一些美觀/實用/細少/輕盈的周邊來滿足阿米。








17/10/2021

種族歧視:我的丁點遭遇(二)

上回寫完我在三十多年前,在美國當交換生時經歷過的種族歧視遭遇,這一篇寫一下,我後來移居美國生活了十年的另外一些狀況。

如果不是超級大城市,美國任何州任何城市的種族自我分隔(self segregation)都是很嚴重的,白人有自己的社區,黑人有自己的社區,至於亞洲人就要看來自那裡,東北亞(日本/韓國/香港/台灣/大陸)及印度裔就會靠近或滲入在白人區,而東南亞(越南/菲律賓)就多數會靠近多黑人居住的社區。說到底,就是跟家庭收入有關,入息越高的,都會想聚居在一起,尤其因為美國中小學分配學額,是因居住地分派的,所有家長都想子女入讀排名高的學校啊!

因為在十一年之間搬過一次家,我曾住過兩個相距約二十分鐘車程的城市。我前夫是白人,所以兩個家很自然的,是位於"白人區"。第一個家在一個小鎮,2010年人口普查只有23,000人左右,白人高佔84%,亞洲人只可憐地佔0.05%,即是全鎮只有11個亞洲人(我就是其中一個)!那小鎮你可以說民風比較樸素點,但同時也可以說他們無知鄉下一點。

搬了家之後,到了一個大十倍的城市,2019年人口普查有297,000人左右,因為是我州第三大的城市,種族分佈一定會平均一點,而且大城市黑人的比例亦一定較高,2019年計有47%白人,41%黑人,5%亞洲人(當中一半以上是越南及印度人)。其實愈大的城市,種族自我分隔就會愈明顯,我的家當時是位於市的北面,亦主要是白人(尤其是高薪族)集中的地區。

從上面數據,大家都知道我家附近的亞洲人非常少(我寫過我在北卡十一年,沒有見過一個香港人),即使在街上見到亞洲人,也多數是一整個家庭在一起的構成。不過無論第一或第二個家的社區,我都可以告訴你,在我的社區附近,基本上看不到任何混種族的夫妻/情侶(interracial couple)的。這始終跟美國南方,無論是對宗教或對種族都較保守有關,要見到混種族夫妻或家庭,可能要到州的最大城市或是大學區附近,才會較多機會出現。

亦因為我跟前夫不單只是混種族,而且是很罕有地,經常外出進食或消費的兩個人,我遇到不同程度種族歧視的狀況,一定會比純亞洲夫妻/家庭較高。

在第一個小鎮居住時,因為週一到週四我都獨留在家(我當時沒有自己的車),很少有機會外出,都是等到前夫回家過週末時,我們才會一起外出。但即使不經常在外,也不等於我可以避免被歧視的情況。

我在北卡居住,最常最常遇到的種族歧視......... 是被“忽視”,簡單直接的說,是被視而不見。這是我在進行消費活動時,經常出現的情況。因為我跟前夫都很習慣外食,所以每個週末可能都會外出吃兩頓晚飯。即使在小鎮,週末吃晚飯也會遇到要等位的情況,我初到步時,為了我走少點路及早一點留下名字排檯號,前夫都會把我放在餐廳門口,然後他自己才去找位置泊車。但過了一兩個月左右,我就認真地對他說,以後一起進餐廳吧。因為,可能有一半情況,是我進入餐廳大門,走向登記的服務員前時,他/她會視而不見,不會主動問我要留的人數及名字,而可能比我晚一點來的其他人(白人),就會立即招呼登記。為免未吃飯已一肚氣,我除了在首一兩個月有自己先走入餐廳登記外,之後的十年都沒有再這樣做,而且之後每次進餐廳,都是讓我前夫去登記的。大家可能會疑惑,不選擇去那些歧視你的餐廳就可以啊,要用你花的錢去懲罸它們啊!我只會告訴你,如果我這樣做,很快就會一所餐廳都去不了。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會這樣?答案其實不難猜。首先我住的區亞洲人非常非常少,而更重要的因素是,僅有的亞裔人之中,會消費會花錢的更少。在我州的亞裔人口,並不像是在加州,在紐約波士頓等大城市的亞裔人。我不是說他們賺不了錢,就看我當年工作的地方,華裔工程師都佔了三份之一,他們都是高薪的專業人士。但他們大部份,原本在大陸都是出身自較貧窮的家庭,是靠自己的努力,在80年代拿到全獎學金來美國就讀碩士博士學位的,後來只是因為八九民運美國政府特赦,所有當時的大陸留學生都可以拿到錄卡居留權,就這樣留在美國落地生根組織家庭。但他們的背景都像是倒模般一模一樣的,娶的妻子不是同期都在美國的大陸人,就是把來自大陸的申請過來,即使在美生活了三十年,英語水平都不高在家也是全普通話溝通(在美國出世的子女會聽但多用英語回答),交際的圈子也全是一樣的人,沒有一個白人/黑人朋友。而且生活得非常節儉,除了買的房子在好校區外,其餘衣食行都非常簡樸,好像賺回來的錢,只是為了儲蓄或者留來供子女去讀長春藤大學。總之,他們就像停留在80年代的模式生活。要外出吃飯,可能只會等家人生日或有事慶祝來才去一次。

因為慣性節儉影響了他們的生活模式,所以即使外出消費,他們也很謹慎,很在意折扣,買衣服鞋襪要等減價或只去outlet,而在給小費方便,也應該是最吝嗇的。在美國去有侍應的餐廳吃飯,是要付小費的,不明文規定是消息額的15-20%。你問住在非大城市的亞裔人,他們大多數都是給15-18%小費的客人,而白人就大多數是20%小費的客人,當然也有例外但不多(我跟前夫外食,無論服務多差,從來沒有付過少於20%小費)。而且他們多數只會去連鎖性的餐廳,基本上不會踏入高級餐廳如扒房或酒店附屬餐廳等。我以前都會幫他們的主管辦些午餐活動,慶祝他們設計的項目成功或業績好之類,每次訂的餐廳,來自大陸的同事都會說沒來過是第一次來,但我跟其他白人同事就可能經常光顧(他們都比我賺多好多錢啊)。我以前有個小習慣,就是去一些非連鎖食肆時,會一覽全店一次,十次有九次以上,我會是整晚全場唯一一個非白人(是的,不要說亞洲人,連佔全城四成人口的一個黑人都沒有,我也會對前夫說“我又是全場唯一非白人啊”),你就知道我的生活圈是多“白”。非常罕有地,當我見到有一個非白人的時候(即使是黑人),我也會心裡安慰一點,好像是有個心靈上的同志。

就以上描述,你們或多或少都會了解到,為何我家附近小區的飲食業服務員,會對我視而不見。一來亞裔人已很少外出進食,不會是常客,二來他們也多數不被視為“好客”,點的是平價菜式,不喝酒,消費總金額不多,少費也不多。我要再次強調,這是亞裔人口不高的市鎮才會出現的狀況,所以如果你大部份時間居住在亞洲人集中的西岸或加州或美國東北,或主要只在亞洲菜色食肆進食,沒有試過被視而不見或招呼不周的情況也不出奇。

不過除了亞裔人消費少/消費低外,也不能排除很多服務生本身就是常歧視人的無知份子,食肆轉換僱員的頻率又非常高,即使同一餐廳今個月沒問題,並不等於下個月會一樣,所以我是絕對不能用“選別的餐廳就可以”這方法,去避免被忽視的。而且我有一個更大的障礙(handicap),就是我們是混種族家庭,(我)會被忽視的情況,比全餐桌一家人都是亞裔的,來得更明顯,始終南方人對混種族的偏見更嚴重。

如果你是我的舊讀者,看過我以前在美生活時寫下的衣服購物文章,也會記得,我是超過九成的衣服都是網購的。為什麼?都是同一原因,被視而不見。我家附近一個戶外式的購物中心,有很多我當年時常會買的品牌的實體店,例如J Crew, Anthropologie, White House Black Market, Ann Taylor/Loft等等,那購物中心也是一個你見不到黑人亞洲人的地方。我們那裡的銷售文化,是進店後店員通常會先打招呼,也會在你剛進店不久就來個自我介紹然後可能問你想選什麼,或者是有需要試衣服可以找她之類。我試過很多次,在進這些商店後,從進門,到看衣服,試身,直至拿衣服去付款,都沒有任何售貨員走近過我身邊。最惹笑的是收銀員會問,請問今天誰協助過你(她們會輸入在系統內),每當我回答沒有人時,收銀員都會突然來不及反應。後來,我就選擇在網上買衣服了,實體店我還是會去的,但就只用來退貨,一進去直接走到收鋃處,退完直至離開。一次偶然機會,我跟前夫去了全州第一大城市的Anthropologie購物,在那裡第一次遇到賓至如歸的友善服務,我內心感動得差點想哭出來,不過跟前夫說這些分別,他只會明白我口裡說的內容是什麼,而不可能有共鳴的。

是否我家附近所有白人都會歧視人,當然不是。我遇過幾次視而不見/不禮貌待遇,都是令在場看到的其他白人感到尷尬/甚至帶歉意的。

一次去家附近的Target購物,看到些衣服想去試身,走到試身室時,櫃檯服務員是個年輕少女(看似大學兼職生),她正拿著幾頁紙在看,我不想打擾她就拿著衣服在她前面靜靜待著,等她意識到我在才告訴她我想用試身室。就這樣,我在她面前,等了幾分鐘,她都沒反應繼續看那些紙,其實那時我都知道自己又被視而不見。不過當時我有些想知道,我究竟要站多久,她才會扮突然看到我?就在玩這個等待遊戲時,一個白人太太拿著衣服走過來想用試身室。她一到我身旁(是真的身旁),女孩立即抬頭,問她(是問她不是問我)是否要用試身室。那太太一面錯愕,然後立即說,是她(指向我)先來的,應該她用先,女孩當沒事一樣就問我拿了幾件衣服讓我入試身室。太太當時很尷尬,一定是遠遠走過來時,一直見我就站在女孩前方沒回應,但自己一到就插隊,覺得很不好意思。我當然知道錯不在她,所以向她點頭來個苦笑,就走入更衣室了。

另一次自駕去洗車,是有職員包洗包抹服務那種。當時已接近店舖關門的時間,排在我前面,是一個白人婆婆。她下車向職員交待時,轉頭向我望了一望,然後露出一個不太友善的表情。我沒覺得什麼,又不是要跟她有任何溝通。不知因何,原本只是交待工作及交車匙給職員的簡單程序,她就當作是跟朋友去咖啡廳聊天一樣,最初她都已拿好手袋站出車外,但後來就一直不走繼續跟職員聊天,甚至打開車門坐回主駕座位繼續聊。你不要以職員們跟她聊也要負責任,他們一直聊一直望向我的車,後來亦截了我成為最後一輛會服務的車,到聊得很過份時,更有職員走過來跟我道歉,但他們也很無奈,不好意思制止老婆婆。我印象中,她好像一聊就聊了十分鐘左右。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哈哈,錯了。職員拿走車匙後,僱客是要走進店內的收費處,根據不同的服務付款。我跟在她後面,當然亦要再等。我當時的心情是,婆婆可能很少外出,很少跟人談話,美國人跟陌生人聊天是很常見的事,而且我車在洗我也是要等的,就讓她談過夠吧。好不容易,婆婆終於走了,我就走到櫃檯付款,服務生是個年輕白人男孩,他已第一時間向我道歉說讓我久等,我說沒關係婆婆可能想聊天吧。

你又以為這樣就完了嗎?哈哈,又錯了。如果只是這樣,我也不會那麼肯定婆婆是衝著要對我無禮而來的。就在我要付款時,婆婆走回櫃檯,還把身體推到檯前,沒有說excuse me,沒有當我存在過,就直接向服務生繼續說話。大家可能不知道,在美國(尤其不在大城市),插隊是非常非常無禮的行為。她當時的舉動真的嚇了那男孩一跳,因為不可以不理會她,但明知道先回應她是很不當的行為,最無禮的是她真的從來沒有當正在跟男孩交易的我存在過,沒有說不好意思,沒有望過我一眼,直接就跟男孩說話,而且是聊天,而不是說或者問一些跟收費或者洗車有關的問題。

其實在美活了這些年,雖然我不會說我對這些事無感,但我也已習慣不在這種場合作什麼反應,因為跟無知又有偏見的人溝通或吵罵是沒有用的。男孩用了一點時間打發就站在我身邊的婆婆(是真的差一兩吋就貼身的身邊),待婆婆走了之後,他很認真的跟我道歉(也是為婆婆的無禮向我道歉),我除了向他苦笑及說不是他的錯之外,還能做什麼?

更荒謬的,是試過跟前夫在Costco購物排隊付款時,另一條隊有個年紀大的白人男人,向我倆望了一望,然後走向我前夫身旁,一邊望著我一邊猥瑣地向他問“where did you get this one?”。因為實在太突然,我倆都完全反應不過來!他可能是越戰或韓戰的前軍人,在他的印象中,亞洲女孩(我外貌打扮都很年輕)如果跟著一個白人男人,就應該是半買回來是過埠新娘吧。

還有些其他的例子的,也試過被黑人歧視過,不過這篇已寫得太長我亦不想重溫了。起碼以上的已令大家有點印象,有時,不是突破有人過來罵你叫你回去自己的國家,甚至是襲擊你,又或是在職場不被升職等,才算是受到種族歧視,反而是日常的點點滴滴,讓你在日常生活上覺得自己是個二等人,那種累積更明顯。

其實我選擇回流的一個主要原因,也是不想繼續在北卡生活(當然還有其他原因),因為當時Trump上場剛一年左右,我自己覺得,一些白人因為一直被他鼓勵可以明目張膽地種族歧視,在日常生活上是開始隱約感受到變化的。但我知道前夫不想搬家,我亦沒有想過要去說服他,如果要選擇搬走,與其自己一人搬到美國其他城市從頭來過,不如直接回流香港,起碼家人朋友都在啊。大家或者會認為,為此放棄一段婚姻太可惜,又或者認為前夫不作任何遷就好自私等等。嗯,你就當我太理性,太沒有埋怨的能力吧,因為前夫是不太了解我就面對種族歧視遭遇而累積的不快的。多年來遇到這些事時,可能當時一刻我會心情一沉,或許我基本上是一個沒情緒的人,並不會為這些事要宣洩或抒發什麼,亦不會一直重複投訴埋怨什麼,對其他人而言,他們不覺得我很受影響是很正常的。你就見我過去十年都有寫部落格,居然從來沒有寫過以上的東西,就知道我不是一個遇到任何不如意的事,要立即宣洩出來的人。

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即使不說一句,身邊人也自己意識到不妥當,會用行動去處理/解決/保護我,但我前夫沒有辦法跟我心靈感應,我也選擇不要求不強求。說真的,他是獨生子父母年紀又老邁,對他作出這種要求,我自己也未必過得了自己的關。

但經過十年的生活,我自己覺得夠了,將來要搬回美國,也應該會選一個由民主黨控制的大城市居住,交多點稅沒關係。不過這篇文章也不是要嚇怕想去西方國家移民的讀者,畢竟,亞洲人會住在沒有其他亞洲人生活的美國小城市並不多,而當中以混種族配對又沒小孩,而且經常外出消費的更不多,所以也不要以此為例啊。其實也不是什麼高消費,因為在任何州的歐洲名牌名店的售貨員,是一早學會絕對不能看不起亞裔顧客的,我所指的是日常衣食住行類,但又不太屬於必需品的可有可無消費。但就因為是“日常”,所以對我來說,是避無可避的。











30/9/2021

你要防疫,還是要物資?

我現在都很少寫時事性文章,不過這個題目,我想寫一寫,因為這影響地球上每一個人,包括正在閱讀此文章的各位。

我時常在推特,都會看到阿米們不停埋怨,想買周邊但官網不是不寄這個國家就是不寄那個國家,到可以買了,國際運費又高到恐怖的程度,真的連這些都克服了,買下的東西不是遲遲不寄出,就是預定的發貨日期不停延期,總之,要買到及收到周邊,簡直是奇蹟一樣。當然,亦有不少阿米,把高昂的運費歸咎成防彈公司HYPE的貪婪。

在疫情較早期時,我都寫過丁點關於國際物流,在武漢肺炎肆虐初期時受到的影響,因為那時各國突然關國境,全球的客運航機,差不多都停飛,而跟著這些原本上面載人,下面載貨的的載貨量,就一夜之間消失了。亦因為當時全球對防疫設備如口罩、消毒設備及消毒液、醫療設備等等都出現搶購搶運的情況,有自己機隊的國際空運物流公司如DHL, Fedex, UPS等等,其速遞/空運費用,也瞬間以倍數急升。

我時常都聽到人埋怨,為什麼現在郵局這裡不能寄,那裡又不能寄。大家好像忘記了,一般郵局的空運價格,是已限死不能隨便更改的。現在客運量大減,剩下的都是要所有商人以海鮮價競投的,你覺得香港郵政出的價錢,跟其他可向顧客隨便上調運費的商人能比較嗎?之前HYPE很長時間不供貨給馬來西亞及台灣的阿米,並不是因為什麼防疫限制,其實大家都知道韓國仍是有貨物可到該兩國,只是因為日常來往兩地的航班太少了,HYPE根本不能以大家可接受的價錢拿到空運量。香港沒有停過,因為幸好我們來往首爾的航班一直未停過,而且每日都有幾班直航機。

不經不覺,大家在疫情底下生活都差不多兩年了,疫苗又已在年初,在某些國家開始打得到了,大家以為國際物流的情況應該有改善了吧。

事實與大家的期望,相反了。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這幾天英國因油站缺汽油而令車主周圍找油,前幾天美國Costco也對一些生活必須品限購,亦有媒體報導,呼籲美國人要現在就完成購買聖誕禮物的,以確保在聖誕節前收到貨。來我這裡看文章的訪客,可能很多都年紀尚輕,仍未需要負責一頭家的日常開支,但亦可能聽過今年的通脹嚴重,這是因為所有商品的原材料支出上升,也是因為運輸費用的上升,有時因為運費已高於售出商品後的盈利,所以直接不製造/不售賣了。例如來自美國的新奇士橙,今年差不多絕跡於香港(生果很重售價又平),我前陣子在街市見過,一個新奇士橙賣$2-30!淘寶更有假新奇士橙賣。

今日的CNN新聞網頭條,就是講國際物流,距離整個系統性崩潰的日子不遠了。因為我很想向平時不看國際新聞,不注意時事的讀者寫這個題目,就把這文章的一些東西翻譯在此。

因為防彈的出席,大家都知道這幾個星期,是聯合國大會舉行的日子。就在這個會期,幾個運輸物流國際組織,向聯合國大會發出公開信,呼籲各國政府恢復疫情前,物流業人士的行動自由(freedom of movement),及優先為全球從事物流運輸工作的僱員提供疫苗。聯署公開信的幾個國際組織來頭都不少,包括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 (ICS), 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 (IATA), International Road Transport Union (IRU),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 (ITF),它們總共代表著全球六千五百萬物流運輸業人士。

其實除了空運(客運)因為突然削減航班而有裁員,其餘海運陸運都出現嚴重缺人情況,文章指這是因為過去兩年,各國因為防疫,而長期對運輸從業員實行不仁道的措施,令願意繼續服務的員工愈來愈少。其中海運因為船員都是合約制的,疫情初期為免影響防疫及醫療物資供應,很多船員即使知道辛苦都續約,但這樣已過了一年多,物流組織表示年底前,會有不少船員因為怕聖誕節不能回家而不再續約。

過去一年多,各地因為封城,限聚,停工停學等等,大家的生活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不便與壞影響。但大家可能想像不到,因為各國防疫政策的不同,每月每日為大家運送日常生活所需的物流業員工,經歷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文章舉了以下這些例子:

~ 貨櫃船抵達一個港口,因上貨落貨,船員通常有幾小時甚至幾天的休息時間,船員可自由上岸休息/觀光/吃喝購物等。但自疫情開始,很多國家就禁止貨櫃船的船員,在抵岸後上岸,必須留守在貨船直至船隻離開為止。而即使一些船員因為要回家或轉換到其他國家的港口,一定要離船,不少國家(如香港),也限制他們的行動,主要是把他們隔離在酒店直至上飛機為止。我們一般人覺得,這是為了防疫必然要做的事,但對於船運從業員來說,上岸的休息時間,是他們幾星期待在海上的壓迫生活的一個平衡、一個期待。大家想像一下,就單只是連續幾星期,一日三餐都只可以吃船上設備可容許提供得到的食物,終於等到埋岸了,可以上船吃一兩餐正常飯,現在連這個期望都沒了。文章指,有船員試過整整一年沒上岸。

~ 另一個令船員拒絕續約的原因,是因為各國可能隨時關閉國境,船員即使已完成合約,理應可以從某港口乘飛機回家,但因封國,因突然停航,而被迫滯留在他方不能回家。在去年疫情高峰期,因為封國停航,而沒法正常轉移港口的船員達40萬人,更有船員因此而在原合約完結後的18個月被迫繼續工作。

以上情況雖然因年初開始接種疫苗,疫情稍為受控而有短暫改善,但出現Delta變種後,各國又再實施不統一,又即時執行的新防疫措施。

~ 因為不同國家,認證不同的疫苗,有船員被迫重複打不同牌子的疫苗,有船員甚至打了六劑疫苗。

~ 而亦因為全球疫苗供應不均,現時只有25%-30%的船員打齊兩針疫苗,因貨櫃船船員主要來自發展中國家如印度、菲律賓,疫苗供應有限。

~ 不同國家對貨車工人的防疫措施,也是令行業出現離職潮的原因。例如今年二月起,德國要求貨車司機入境時要有陰性測試結果。鄰國意大利為免一大埋司機在國境內滯留等測試,隨即實施同樣要求。這些安排,令很多司機要長時間,在沒食物沒醫療設備的情況下,停留在嚴寒氣溫不停做測試/等結果。

~ 上個月,就有船組人員,因為要進入新加坡港口修船,在七日內做了十次武肺測試。

~ 各國的抵步隔離政策,亦令不少船員、機師及空中服務員,每次回家都要在酒店隔離(香港是21日),當中大部份是無薪/使用假期。我就在YouTube見過空姐,只是做來回可能一/兩天的航班,而要每次在酒店隔離過的畫面。

以上種種,已沒提及各國因為疫情的發展,而無預告地突然封閉港口。例如上個月,中國就因為一個個案,就關封了全球吞吐量第三大的南京港口。之前六月,中國又把全球第四大的鹽田港口關了,要一個月後才恢復正常運作,當時已有新聞指,關鹽田港口的影響,比之前貨船堵塞蘇伊士運河的破壞還要大。

為什麼我會想寫這個題目?

從有武漢肺炎開始,全球各個國家,就一直是以自私自保的方針,對付這場疫症,所以我並不會天真地期望,這個物流業界向聯合國的呼籲,能改變得了什麼。

我只是想大家對現況了解多一點,只要各個國家的防疫政策不一樣,有嚴謹有寬鬆的態度,又因為疫情的上上落落,而推出五時花六時變的各種措施,其實不單只影響到要海外公幹留學,或是想旅行探親的各位。也並不單只令商品短缺、運費上升或物價急升。在過去兩年,大家除了要感激不眠不休的醫護從業人員作出犧牲的,亦應體諒千萬計的運輸物流業僱員,身心受損地為大家運貨,確保各地的生活能正常地運作。希望大家在批評在埋怨自己生活上的不便時,胸襟放寬一點,眼光放遠一點。







29/9/2021

時隔兩年..... 終於..... 有演唱會了:Permission to Dance on Stage

 

公告出了一整天,我等大家興奮完才寫。

是的,時隔整整兩年,防彈終於會今年在11月底及12月初,在美國洛杉磯舉行四場大型體育館演唱會Permission to Dance on Stage了!

今早七時,我難得沒有睡著,正在床上看iPad,突然收到官方網站訊息,知道防彈終於會重開有觀眾入場的演唱會了!日期是11月27、28日及12月1及2日,總共四場,都是在洛杉磯新建成的SoFi Stadium (是兩隊美式足球隊Rams及Charger的主場)。公告亦已說明,因為各地防疫方針與現況考慮,暫時只可以在洛杉磯舉行演唱會,並不能在更多地方公演。

時常來我這裡看防彈文章的阿米們,可能會問:Ceci會去嗎?

我就先解答這個問題:我不會去。

最主要因為香港現時的防疫政策是,從任何海外國家回港的香港人,都必須自費在酒店隔離21天。是的,不是7天也不是大部份國家有的14天,而是21天!而且我現在又在待業中,雖然上個月才因為防彈終於決定不再延期而正式取消MOTS Tour美加場,而退了三萬多港元的八張門票錢給我,我是可以用這筆錢看這四場的,但我並不想把錢浪費在酒店隔離上,所以決定今次不去了。是有點遺憾的,因為我一向很希望能參與他們每個巡演的第一場,或見證他們有歷史意義的場次,但世事豈能盡如人意?防彈他們七個,能夠再次親眼看到阿米作演出,已令我很高興。

另一遺憾的是,我非常希望能去這個去年9月初啟用的SoFi Stadium的。這場館距離機場不太遠,就在另一演出場館The Forum旁邊,2019年12月我們去看iHeart Jingle Ball時就在The Forum舉行,當時SoFi在興建中,仍是一片工地呢!



這場館未計草地的坐位席有七萬,加上地下席就可以高達十萬!因舞台建設,防彈一向只會用三邊場,所以我估計一場大約六至七萬觀眾左右。另外因為SoFi是有蓋建築,所以在場館頂中央位置,有一個環迴全場頂部,底面雙用的螢幕,坐在不同方向山頂位置觀眾都能看得很清楚,而且新場館的音響一定出色,所以不能在那裡欣賞防彈演唱會,真的可惜啊!

其實演唱會公告一出,少不免都會有不少人(路人/阿米/傳媒)批評,為什麼在肺炎還未完全受控時,就舉行大型演唱會?不是對防彈、工作人員及觀眾都太冒險嗎?而且美國疫情仍嚴峻呢?惹到肺炎怎麼辦?

這是因為亞洲人,跟西方人(尤其是英美),對如何處理這肺炎的態度有很大的差距啊!美國其實向所有成年人提供疫苗後,已決定重開社會,而且已重開了很久,即使後來Delta變種肆虐,也沒有改變這做法。美國的取態是,「已向你提供疫苗了,隨時都可以即刻打針,不打是你自由,但受感染有重病癥要入院會死亡,也是你自己的選擇啊!社會不會再為不打疫苗的人而停頓下來。」

至於很多亞洲人時常說的,那對因“健康因素”不能打疫苗的人太危險太不公平了?哈哈,抱歉,大家自以為自己身體出現的各種毛病,而自我決定這是健康因素不打疫苗,是大家自己的考慮(過慮)。根據醫生/各國衛生當局的指引,除了身體免疫系統出毛病,或對疫苗有敏感(是對疫苗敏感,不是對食物或其他致敏原感敏)外,其他人又少年至老年人,都是適合打疫苗的。你自以為的懷孕、高血壓/血糖/膽固醇、心臟病,甚至癌病,其實都不是不適合打疫苗的“健康因素”!歐美最初打疫苗的集中點,就是老人院舍,你以為那裡連自己都照顧不了的老人家,個個身體健康嗎?至於12歲以下的小朋友,我看到最近的資料是,如感染又嚴重到要入院的小朋友,大約每100個可能就有1個會死亡,但更多的是入院也不需要甚至無病癥。但如果你家有小朋友,要謹慎照顧注意衛生及是否在多人的公眾場合逗留,是家長的責任,不應要求整個社會繼續停頓下來遷就,那是千千萬萬人的生計問題啊!美國聯邦特別延長的失業救濟金,亦會在今個月完結。簡單的說,美國的政策就是,要死是你的自由,但不要阻止社會及經濟回復正常運作。

以下是今件8月初在芝加哥舉行的Lollapalooza Music Festival,在四天的音樂節內有超過38萬人參加,所有參與者需已打疫苗或在音樂節前做測試有陰性結果。音樂節後發現的武肺個案大約有200個,但沒有入院個案,專家指Lollapalooza沒有成為超級傳播場合(super spreader event)。

這是上週末Penn State vs Auburn大學美式足球比賽現場,是自有武肺後最高入場人次,超過十萬人同場。基本上每個週末,全國所有大學美式足球比賽,都是差不多的場面。

再看看這個三星期前的Virginia Tech vc North Carolina球賽觀眾歡呼片段,現在可能除了多亞裔學生,或者是州政府有規定的大學外,所有大學生連口罩都不帶的。



所以現在你明白,住在亞洲的大家,又或者是住在英美歐洲,但生活模式仍很亞洲式的各位,可能不知道,世界上有其他地方,現在已回復了武肺前的生活了。又不是要你去,大家批評什麼?也別說什麼怕防彈去公演會感染,我只是關心他們之類的言論了,打了兩針的年輕人,感染就感染吧,大部份break through個案,連病癥也沒有,何況他們都是身體健康又沒長期病患的年輕人,請不要用還是一年前的資訊說三道四了!

這也是為什麼,防彈會選擇在美國舉辦數萬人以上演唱會的主因啊!我見到推特都有埋怨,為什麼首場不在家鄉首爾?以防疫態度來說,選任何其他地方,尤其是韓國或其他亞洲地區,無論政府/人民/媒體甚至歌迷的取態,都不會認同。而且大家好像忘記了,過去差不多一半年的時間,由Dynamite,Butter到Permission to Dance,是哪裡為防彈拿到超過十個Billboard Hot 100榜首?是的,是有全世界的阿米捐款幫助,但每個星期,日以繼夜刷音源,辦刷歌派對,趕緊計數據,呼籲阿米及時買單曲、下載單曲的是誰?不計之前Dynamite用的,最近那十幾個Hot 100榜首用的金錢,已過千萬港元了,當中有不少都是美國阿米不靠捐款自己用錢週復週地買單曲的,亦不要忘記Butter, Permission to Dance都是沒有電台播放率的,日復日刷音源也是美國米的功勞啊。

我的牢騷發完了!

雖然今早知道演唱會消息後,自己已即時決定不會去看,但並不等於我可以閑著呢!因為公告發出的時間很早,我怕朋友不知道,就趕緊先起床並在公告後十多分鐘內預訂場館旁酒店,好讓她不用顧慮太多。亦因為我曾購買了MOTS Tour的VIP Soundcheck門票,今次能有提前購票優惠,可以比官方歌迷會成員早兩天,比公眾早三至四天購票。朋友有四場的門票要搶,而四場開賣的時間又一樣,那我一定要幫幫手,前夫也說當天應該有空幫忙,所以即使我自己不去看,仍是可以很忙碌的。


希望想去的阿米們,都能順利購票,我相信對位置沒要求的話,應該會買得到,始終今次會去的阿米不會太多。我亦估計會有現場直播,起碼最少一場,所以不能去的歌迷也別太失望。真的,能讓防彈他們七個,一邊看到阿米叫喊一邊演出,替他們高興都來不及的,負面的批評,妒忌的想法,就盡量抑制下來吧。














26/9/2021

種族歧視:我的丁點遭遇(一)

突然寫這個題材,而且是我已經離開美國生活的幾年後才寫,是否有點意外?

也沒有什麼特別觸發我想寫的原因,只是偶然想起一些往事,又記起我應該沒有在這部落格寫過這些。現在有時回看在美國生活時寫下的文章,發現我其實不太寫日常生活的點滴,可能以前我比較寫一些不太個人,不太近身,而著重寫自己看法多一點的文章。另外,我不是一個,無論在職場、感情、家庭或生活上,發生一點不如意事情時,就要立即發洩出來或埋怨什麼的人。很多時候,我都只會讓事情沉澱下來。不是因為事情沒發生過,但我不是一個喜歡小事化大,或讓外來不受我控制的人和事,太影響到我的人。

要說種族歧視,而且還是我個人的經歷,當然是寫我在美國生活那些年的遭遇。首先來一點背景,我在不同的年代,在美國生活過。最初是在三十多年前,在1989-1990這個學年,我在美國東南部的北卡州(North Carolina),當一個中學的交換生,跟一個美國家庭同住,就讀在一間美國本地高中的畢業班(Grade 12, Senior Year)。

但說得更正確點,我在當年讀過兩間不同的中學,因為我曾住在兩個不同的美國家庭內。是的,我經歷過中途要更換寄住家庭的不幸,而且是被迫的,但當中的過程,不是我這篇文章要寫的,我想指出的是,當年我在兩個不同的北卡城市生活過,而兩間就讀過的高中,因學生種族構成很不一樣,所以我的個人感受也有點不一樣。第一個家庭/高中,我只待了兩三個月左右,其餘的時間,我就是在第二個家庭/高中。當然,小小年紀,第一次出國當個交換生,要寄住在美國本地人家庭,上本地人學校,要適應已不容易,更何況要在短時間內適應兩次,兩個不同的環境,那年代沒有互聯網,沒有電郵沒有聊天程式,打個長途電話幾分鐘都要幾百港元,而我整年內,只在農曆年初一,跟家人通過一次電話拜年,是很現實的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在別人眼中,這算是不幸吧。雖然不能說,那時只是17歲的我,沒有沮喪悲觀的想法,但身處其中的我,當時正處於要求生(survival)的狀態,只想一切能順利,不浪費父母的金錢與我一個學年,沒時間想太多,就是要盡快再適應新家庭/家人,新學校,新同學,新課程(我在兩間中學選的科目不一樣)。現在回看,這是一個很難得的經歷,有多少交換生,可以在短短10個月內,經歷這麼多?

我住過那兩個家庭的距離,駕車大約30分鐘吧,不算很遠,但它們位於不同的郡(county),首個家在一個小鄉鎮,1990年的人口不到4000人(真的差不多大家都互相認識)。第二個家算在一個小市鎮,1990年的人口超過16萬,相差很遠。

我就讀的第一所中學在一山上(下圖),周圍什麼東西都沒有,就是一片樹林。


8/90年代的學生照片找不到了,以下是在網上下載的2019年整個畢業班照片。大家有沒有留意到什麼?對,就是學生絕大部份是白人,當中只有兩個黑人,沒有一個亞洲人。

我在維基百科找到的資料,我住的第一個小鎮,最後一個人口普查統計在2010年,人口種族分佈是97%白人,2%黑人,另外少於1%是其他種族(包括亞裔)。


然後我讓你看看我第二所就讀的高中,網上只找到這鳥瞰圖,但其實它位於市內算中心點,周圍有公路,商店也有民居。


這是在網上找到的2020年畢業班照片,種族分佈是否沒有之前那一班那麼單一呢?在維基百科找到此市最後一個人口普查資料是2017年的,當中約60%是白人,35%是黑人,2.2%亞裔,其餘剩下的幾個%是混種族或印第安原著等。



現在讓我告訴大家,一個美國城市,一般在什麼樣的種族分佈比例下,會醞釀最繃緊對立的氣氛,或最容易出現種族歧視的情況。那通常是當黑人佔超過15%,但又不足50%時。人性就是這樣的,當同一種族無論是白人/黑人/亞裔都好,如果只佔非常小數,少於15%甚至只有10%或更少,他們就會更小心更謹慎地過日子,不會想太突出自己。

當大家以為我就讀的第一所學校,全校差不多98%是白人(老師也是),會不會非常歧視其他種族的同學?實情是相反,就是因為那裡非常統一,非白人(黑人加亞裔)全學校只得三幾個,根本連所謂聚在一起也聚不成,絕對不會構成任何威脅,白人也沒有必要在言語或行為上做出任何霸凌。我當年是全所學校四個級別,唯一一個亞裔學生,很多同學連近距離看一個亞裔人都未試過,我當年最常遇到的情況,是有同學(尤其是女同學)問我的直長頭髮是不是真髮,及問我可不可以觸摸它,因為她們未見過天生又筆直又順滑的長髮(外國白人女孩的頭髮,大部份是天然鬈曲的,你見到的直髮是她們每天用電挾(flat iron)挾出來的),很多同學都當我是個洋娃娃似的。雖然我在所學校只讀了兩個月左右,但因為那鄉鎮太過同質(homogeneous),是有點樸素又帶點幼稚,但校園的氣氛算平和,同學亦十分友善,我在那兩個月認識的同學中,有三幾個能成為我多年的好朋友,即使我轉學校也一直有書信來往甚至見面,有一個甚至在30多年後的今天,我們仍是朋友。

當我轉到第二所中學,那邊的校園氣氛就很不一樣的。我當年校內黑白人的比例約是四比六,全校亞裔學生好像只有三個(已包括我及我那個日本交換生好朋友)。我們三個亞洲異類當然是透明人,但在學校,是可以明顯感受到黑人及白人同學之間的自我區隔(self segregation),黑人與白人學生結友的情況基本上不會出見,更從沒有見過黑白人配的情侶。在飯堂,在轉課堂時的走廊,在校巴,在學校活動等等,都只會見到白人跟白人聚在一起,黑人也如是。我記得我自己上的六課之中,只有一個白人男同學,他的朋友大部份是黑人,因為他也是學校籃球隊內唯一一個白人隊員!與我熟識,每天一起吃午飯的幾個女同學,也全是白人(她們肯照顧我這個突然來插班的亞洲女孩,整學年車我外出吃午飯,我十分感激)。

這就是因為他們當中,沒有一個種族佔非常大多數,亦有足夠的同伴不用遷就,想做自己就做自己,所以有時亦會見到一些種族對立的場面或氛圍,尤其是在一些學校活動時。位於城市的學校,校園出現打架或暴力事件的情況也多一點,我第一次聞到/認識到大麻煙的味道,就是在那所學校的洗手間。亦可能因為是城市人的關係(雖然跟我們亞洲人認識的大城市還有很遠的距離),同學們沒有那麼純樸簡單,同學之間的是是非非也多一點。我在那一所學校沒並有任何深交,離開後也沒有跟任何同學保持聯絡。

寫了這麼多,好像還沒到正題。我文章的標題是“我的遭遇”,那我在當年,有過什麼種族歧視的經歷呢?

事件發生在我已住在第二個家庭的時候。

有一晚,我們一家人外出吃晚飯,駕車回家時,發現家的前院被破壞,包括外牆被擲雞蛋,前園的幾棵樹木也被衛生紙亂七八糟地捲纏著(front yard egged and rolled),就像以下網上照片那樣,不過我們家的外牆就更有被擲上生雞蛋,那是為了清理不乾淨的話會留下臭味。

但這跟我,或跟種族歧視有什麼關係?


當我們把車泊好後,發現我們泊在前院的另一部汽車,米白色的車身,被油漆噴了KKK字樣。

大家知道“三K黨”是什麼嗎?KKK (Ku Klux Klan)是美國一個奉行白人至上主義的本土恐怖組織,直至到六/七十年代,仍經常對非白人(主要是黑人)進行私刑及暴力行為,成員主要來自美國東南部的州份,我不詳細寫太多了,想知道更多關於三K黨的背景,就按此吧。

因為被雞蛋及衛生紙破壞要花很多時間清理天亦已黑,我契爺契媽(我寄住家庭的父母)還在疑惑為什麼被破壞在埋怨時,他們一看到車上的噴字,立即叫我跟兩個妹妹一家人快速回家,回到家後契爺向外觀察了一會,因為怕破壞家園的人還在附近,就致電相熟的鄰居男主人,一起駕車在附近巡視,而我們跟契媽就鎖上門留在家,全屋也沒開燈地靜靜待著,後來我知道找那鄰居,因為他家裡有槍而我契爺契媽家是沒有的。待他們巡了一陣子沒發現回來(他們也去了附近的超市問有沒有人只買了幾盒雞蛋及衛生紙之類),我們就在顫顫驚驚的心情下去睡覺。

這件事,之後沒有任何後續發展,就是我們家突然被破壞,然後就沒有下場了。我們之前沒有受到任何恐嚇,之後也沒有發生過任何事。

至於為什麼會發生?當然到最後我們也不會知道真相。如果只是前院被破壞,我契爺契媽可能還會懷疑,可能是我15歲的大妹妹在學校得罪了什麼同學(她當年是有點"問題少年"的),但看到KKK字體後,就未必會這樣想了。但我整年的生活圈子,在學校的生活及認識的同學們,都從未對我有什麼種族歧視的言語或行為啊,而且,誰知道我住在這裡?

雖然我第二個美國家位於小城市,各種族的人都有,但我們家所在的那條街道,當年基本上是純白人住宅區,但又有誰會知道,我這個非白人住在這一間屋,入侵了他們的範圍?

想想,也是有可能的,因為每天早上,我跟大妹妹都會在前院等校巴,而最容易見到我是住在這一間屋的原因,是因為每星期一至六,下午見到郵差派信後,都是我一個人出門,走過前院,過一條兩線的馬路到另一邊的郵箱去拿信件,在前院來回,等過馬路的時間,經過的車輛都會見到我這個亞裔女孩就住在這個家。這就是我唯一想到,為什麼我們的家,會被三K黨視為要恐嚇或攻擊的對象。

如果你問我,我有很害怕嗎?坦白說,沒有很怕。事發的晚上是很害怕的,但當年我對三K黨認識不深,我更主要是因為契爺契媽的反應而覺得害怕,之後過了幾天,沒有任何事發生,我們又如常地繼續平時的生活。我契爺契媽從來沒有跟我說過,這件事可能和我有關(他們基本上沒有在我們幾個小孩面前討論過這件事),也沒有叫我不要外出拿信件,我們的生活就如沒有這件事發生過那樣繼續,所以我也沒有害怕的感覺。當然,這次最後只是一件單純的惡作劇,但也不能排除是因為我不是白人又居住在白人區而被警告/恐嚇之類,這個迷永遠都不會解得開。

我契媽及契妹一家,現在仍住在那裡,但那區近十多年,已變了混種族的地區了。

下一篇,我再寫相隔了差不多二十年,我再回去北卡生活了超過十年,遇到的種族歧視情況。









13/9/2021

最近買/運到的周邊

延續上一篇的客廳滿地周邊一團亂。

這一兩年我都很少買「非必要」的周邊(周邊本身當然是非必要,但阿米們大約都知道我指的「必要」周邊是指什麼)。但非常偶然地看到這個阿米以歌曲Spring Day MV造型為設計,由四十塊壓克力(acrylic)膠片拼湊起來的旋轉木馬擺設,驚為天人。原本這個飯製周邊已售罄,但後來因為太受歡迎而加推。我自己本來已喜歡做些手藝,所以發現這種可以玩的周邊,就毫不猶豫地訂了一個。


老實說,拼製的過程不是太容易,設計師要拍一條YouTube教學片指導。首先要撕掉40塊膠片正反兩面的保護膜,已花了不少時間。而且插入的開口有點小,很多時都要用點武力,才能把膠片插進去,最後在木馬的頂與底接合時,我認為教學片沒說得很清楚,我後來是要左拆拆右拆拆去試,真的弄得一身汗!不過成功後的模型非常精緻,是真的可以旋轉的木馬,我十分滿意!


因為疫情,防彈去年取消了Fan Meeting,改為製作了一個像電視台回歸節目的直播秀Bang Bang Con。今年終於在六月中重辦兩場Fan Meeting,雖然都是沒有現象觀眾只可網上看,但起碼是真的戶外舞台,演出部份全現場沒有預錄(去年十月辨的網上演唱會Map of the Soul ON:E也有不少預錄部份,不太過癮)。今年Fan Meeting的主題是小宇宙(Sowoozoo),也是防彈的一首歌。

會辦Fan Meeting,當然會同時賣周邊。我首兩次開賣的都搶不到想買的貨品,終於在第二次加推時買齊自己想要的。但正因如此,才要等到9月才收貨。

第一款就是睡衣。本來睡衣就不算是特別受歡迎周邊,但今次加了一套小卡,立即變成第一樣售罄的東西!


睡衣只有一個大小,我穿有少許闊但也算合身,看來不太適合體型略胖的阿米(不過不少阿米都只是想買那批小卡而已)。我平時在家是不穿睡衣的,但也可留下來,將來去旅行時有用。


第二件是一對耳環,上面刻有小宇宙的名稱未及為今批周邊而設計的花紋。實物的大小、質感與手功都很好,也算是很實用的東西。


最後一樣也是實用品(難得今次三樣周邊都可以用啊),是兩只玻璃水杯,不過可能也怕沒有防彈的樣貌而不夠受歡迎,所以也加送兩張組合小卡!



水杯不大不小,我是因為喜歡上面印製的花紋才買的。Fan Meeting的周邊,我就只買了這三件。


上次客廳地下的照片,大家有否發現,我又在弄鑽石畫了?

是的,我買了剛出的BE Version Jimin版本的鑽石畫。雖然之前說過,希望單獨成員的鑽石畫,能夠每個成員一張,所以不應該重複又買Jimin版的。但在BE專題的概念照片中,我真的很喜歡這一張,所以還是把它買下來了。這幅鑽石畫我還未完成仍在努力中。


最後加上的,是今天下午新鮮滾熱辣收到的官方會員禮第三期。第一期的披肩與第二期的野餐盒套裝,都是實用性物品。今次第三期叫Army Room,是一個用紙板造的模型,就是將BE專輯各成員概念照片的一些佈景混集在一起,砌成一間房,房下面是一個小抽屜。但這個模型也不完全沒用處,因為盒子背後藏了一個迷你藍牙揚聲器,連接到手機可播音樂。

因為盒子體積不少,我家現在沒有空間擺放出來,所以暫時我都不會砌這個房子,就讓它跟第一/二期的禮盒一樣,留在原包裝的紙盒內吧。但我在下面放了一個YouTube開箱錄像,大家可以看到安裝過程及最後製成品的模樣。
 


直至今日為止就是這些了。雖然網上演唱會Map of the Soul ON:E的DVD應該會在這一兩天就收到,但那個還是留待下次寫周邊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