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2019

Gmarket春裝第一購

春天來了!

雖然路上仍見到羽絨、長靴、頸巾,但日間溫度都已是二十以上,對我來說已是夏天了!

所以最近一兩個月,我都是看春夏衣服,也希望可以盡快穿春裝。上幾星期去首爾時已買了一點,不過現在的家沒有合適的地方拍照就不放上來了。

以下是剛從Gmarket收到的。首三件都街坊裝便服,白色裙$82(以下全是港幣)、黑裙$62、白長tee $48。來貨覺得白裙太透,而且有點闊,不過如果把黑色那條較窄身的穿在裡面,就還可以。




之後是上班服,都是簡單的襯衣。白色企領的,我打算當外衣穿內裡加件背心或tee,$69。藍色繡花那件$131。



去年秋天開始,我就多買了這種長西裝外套,配短褲或超短裙的套裝。我只想上班服不要老老土土,而且Gmarket的這些套裝都不貴,即使條褲或裙太短上班穿不夠正經,我也可以只穿外套配其他淨色長褲或裙,配牛仔褲也可以,這套$207。


上衣買了好多,但Gmarket的下身上班服我平時比較少買,這次看中了這條黑色高腰的長褲,來貨布料算薄及透氣,夏天穿應該都不會太熱,價值$131。


最後是簡單易穿的連身裙,上衣是衛衣的布料及剪裁,下身是薄及滑面的人造纖維。模特兒應該很高,但也很可能因為我不穿高跟鞋,裙尾看似到小腿更低的地方,但也不算不好看,今天穿上班就有同事讚。不過這條裙的手袖非常長,連我這個長臂猿都拉到蓋上手掌,一般女孩可能要把手袖抽起很多才可以,這件也不貴$228。


其實原本還有一條半截長裙的,而且是這批之中最貴的,但因為缺貨要拖到3月底,我就取消了等其他貨先來。春夏裝真好,200多元就什麼都買得到。




12/3/2019

KPOP飯究竟有幾無知?

有留意KPOP新聞的讀者,都應該知道最近幾星期,有關於Big Bang成員勝利的各種負面新聞吧。前兩日(3月10日),他透過自己的IG戶口,向外公佈退出娛樂圈。

對此沒留意的讀者,簡單事件背景介紹:

勝利雖然是藝人,是韓團Big Bang的成員之一,但他同時擁有及投資很多生意,包括夜店(night club)。在江南他有份投資及擔任理事的夜店Burning Sun,一月底時,其職員被指涉及毆打客人、包庇性騷擾、販賣毒品、甚至對女客人灌藥及包庇性侵等事件,而該事件亦引申至江南警察局涉嫌受賄包庇夜店。雖然事後亦有說被毆打的那個人,才是性騷擾女客人的罪人,所以才被夜店保安趕走,現在事件仍在調查中。

不過,之後警方在他與其他人的電話聊天紀錄中,又懷疑勝利曾經想將不同的夜店,作為外國投資客人的色情招待場所,兩日前正式立案調查他。

最新的發展,是在另一個群組電話聊天室,當中包括勝利本人及其他韓國藝人(暫時有確實出現的名字只有歌手鄭俊英),在對話內容分享與女性性交時偷拍的影片及其他偷拍女性的照片/影片(那時應該是2015年)。

這陣子互聯網當然一片亂,尤其是當勝利公佈退出娛樂圈後,勝利及Big Bang的海外飯,差不多一面倒崩潰及支持勝利,反倒韓國飯卻多數是要求勝利退團,要嚴懲他等意見。這主要是因為各事件發生至今,事情發展可算日日新,已成為韓國國內最近幾星期的最大新聞,因為當中涉及的不只是娛樂圈人,也有韓國民眾極其討厭的權力權勢人士包庇、貪污等事。但海外對此事(尤其是英語地方),卻只是零零星星地被翻譯,而且可能是飯的選擇性翻譯,對警方/政客發言,對國內傳媒的報導,被傳達到海外的實在不多。

我寫這一篇,並不是要說誰是誰非,我不是來向任何人定罪的,也不是要對這些事件(販毒/性侵/偷拍等)下任何道德判斷。我從來都很少為任何事,任何行為向他人下道德判決的,所以這不是我寫這一篇的目的。

我想寫的是,現代年輕人,包括藝人,包括粉絲,甚至包括管理藝人的娛樂公司管理層,究竟有幾白癡幾無知?

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城市,有場內不提供毒品,不賣淫,不賄賂警察的夜店嗎?這不是要自己去過夜店,自己都遇過這種事,才會知道的普通常識common sense吧。至於性侵,幾政治不正確都要講句,如果一個樣貌正常的女性,走入一間夜店喝酒跳舞,或接受別人送的酒,因自己喝醉或被人灌藥後,被性騷擾或性侵,也不會是想像不到或什麼意外的事吧。為什麼夜店總是女士免入場費或女士有優惠?難道大家以為是因為夜店老闆做好心嗎?

這都是什麼年代了?時下年輕人對夜店是什麼一回事,一點都不知道嗎?自從60年代開始有夜店,無論是叫做夜總會、P 場、disco、 night club,什麼都好,它們從來都不是純粹給人跳舞的地方啊!大家是活在象牙塔還是原始人時代的山洞?

因此,你亦可以說,一個夜店的理事,無論幾不插手日常業務,沒可能不知道這些事在夜店發生。所謂的「只是投資者不管理日常業務」,可能只是不知道賄賂了哪些警察、不知道用了幾多錢,不知道是那幫派的人在場內提供毒品、妓女,不知道夜店抽幾多佣吧了。也可以是說,在文件或錢銀瓜葛上,可能找不出犯罪證據來。但要說任何夜店投資者,對這些事在夜店內有發生不知情,那簡直是天方夜譚。這簡單的道理,就正如任何合法經營的賭場,一定會有非法的高利貸在運作一樣。

如果你喜歡的藝人,喜歡去夜店,經常去夜店,甚至經營夜店,你就自己想想這樣對你喜歡他/她有沒有影響吧。西方飯對自己喜歡的藝人吸毒、一夜情、嫖妓等,大多是不太介懷的,Justin Bieber, Kanye West等仍有不少對他們作品的捧場客,演唱會一樣會售罄。我再次說一句,我不是來做道德判斷的。我只是對這件事,韓國市民、Big Bang飯圈、一般KPOP飯,認為很意外或者什麼失望憤怒等等,覺得好無稽。

至於社交聊天室的使用........ 唉,我私下跟朋友都說過好多次,現在入行接受訓練的練習生,學唱歌跳舞,學演戲學外語等等,雖然都好重要,但娛樂公司更重要的任務,是由他們年紀輕時開始,教導及管理他/她們,如何使用手機,使用電腦,使用網絡,而且只要一日受僱於公司內,一日都要接受管理甚至檢查,因為一個藝人負責的不只是自己的前途,而是公司上上下下很多職員的生計啊!

我在很久以前,寫防彈使用社交網的文章內,已說過讓藝人自由地使用社交網的危險,尤其是不少韓國藝人,都是年紀非常少,入世未深,受教育亦不多時,已被世界隔絕關起來受訓,對社會一般認識及常識,比一般年輕人低很多。

就因為這樣,即使因為怕落伍,怕落後於防彈在社交網的一級優勢,而容許藝人自由使用電話、電腦、社交網,就更要看得緊,什麼可以做,什麼可以「留」,以前所有藝人因為用電話用電腦出了事,被批評被罵要道歉要退出娛樂圈的每一事件,都要當課堂一樣去教導練習生。

手機會被盜,手機可能要維修,平板與電腦亦一樣。現在駭客亦很容易駭到任何人的硬件軟件及社交網戶口,真的要駭任何藝人的互聯網瀏覽紀錄、電郵內容、聊天室內容亦不難。你自己保管得多好也沒用,聊天室的組群有很多其他人啊!即使你看完不雅錄像自己刪了,只要聊天室內其他人仍保留紀錄,你也走不掉的。

幾年前,防彈去一個綜藝節目時,成員曾在言談間,取笑隊長RM的電腦有病毒,可能是因為他看色情錄像,大家當時一笑置之。是的,只是意識上,知道他(或任何藝人/偶像),有看色情錄像,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我自己也看。

但大家試想像一下,如果RM的電腦,無論任何原故,被公眾得知其色情網站的瀏覽紀錄,或揭露出他喜歡看什麼類型的色情錄像,你可以想像得出,防彈可以捱得過這樣的風波嗎?當年在香港,純粹只是被電腦維修員盜取及竊出照片,連雙方都是一廂情願被拍的「陳冠希事件」,都一樣毀了所有當事人的事業。

你說怎樣不公平都好,藝人的公眾形象,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樣,也沒有所謂「未被定罪前還是無辜」這回事,形象這回事是不需要證據的。在亞洲做藝人,想賺公眾的錢,得到公眾的認同,就要接受一言一行,內內外外,甚至一般人擁有的私穩都要犧牲。











10/3/2019

去見我的第一個本命:Jaejoong J Party 2019

先向一些從來不哈韓,對KPOP沒太深認識的讀者,解釋「本命」一詞。

在網上找到,本命「原是日語詞彙,來源是賽馬用語,指的是優勝候選/最看好的,然後延伸成真命天子/最喜歡的人」,先是用在日本偶像圈,多數指是一個團體中,最喜愛的成員,也可以是指不屬任何團體,只是最喜歡的藝人/歌手等。現在KPOP飯圈的中文飯也廣用此詞(其實「飯」,即粉絲,也是來自日本)。本命的英文是bias,西方飯就會說XX is my bias, or my bias is XX。

如果在看我部落格,只找「防彈少年團」標籤內的文章來看的,一定不知道,我其實是有一個本命的。那就是金在中。他是前東方神起成員,現在的JYJ成員,但我基本上只喜歡他個人活動的作品和表演。以前寫過他的文章在這裡這裡這裡這裡

而我就在昨晚3月9日,在香港第一次看他現場表演,去了他每年在生日,都會舉辦的Fan Meeting J Party 2019。

為什麼喜歡了他這麼多年,今年才第一次看他?簡單來說就是時間不合吧。我飯他時,就是2014年他剛出了第一張個人專輯WWW不久開巡演時,那時巡演已是尾聲,我當年身在美國也沒想過回亞洲看演唱會。之後他沒有再辦過演唱會(只辦FM)就在2015年初入伍了。在2017年他居然在退役21天後就舉辦演唱會,我準備不及,也因為防彈的其他日程而不能常常離開美國。2018年他差不多整年都在日本,因為前公司SM Entertainment對他在日本的封殺終於完結(在韓國是仍繼續的),可以上日本電視節目做嘉賓、接受訪問及宣傳。因為要遷就那邊市場,我對於他的日本活動/歌曲,沒有特別感覺,所以也沒打算去他在日本舉行的演出。

就這樣,雖然一直好想看他現場表演,但一直沒有機會。今次在香港舉辦的Fan Meeting,也不是我首選,因為我只喜歡演唱會,不太喜歡Fan Meeting那種玩遊戲、訪問、撒嬌等都佔了一半時間的會面。不過都知道這樣拖下去,不知何年何月才會見到他,所以即使只是唱10首歌,我也買票去見他了。

香港站的J Party在香港博覽館舉行,是個小小的場地,我看有二千人左右吧,都是平排的座位。因為現在限韓令仍然存在,這次香港場,是同時在香港及大陸賣票的,賣票當日也是在不停當機的情況下,到我買到票時,只剩下黃色最後又最邊的位置。我是沒太大所謂的,聽他唱歌也不需要坐太近(後來發現場地也不太大)。


一到場館範圍,已見到這個大展板,那是主辦舉行的活動,飯在網上做個登記,就可以跟展板拍一張迷你即影即有相片(拍立得)。我到達時尚早,人龍也不長,所以我也影了張留念。


之後周圍走了一圈,喝了杯咖啡,就入場了,你看場地不算大吧。我這裡已是最後也沒有變焦。這晚沒坐滿,我全排及後面幾排都沒有人。


第一次見他真人,好高(182 cm)身型比例超好但好瘦,而且比上鏡更帥(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他能更帥)。前半的部份就是一連串的訪問、答大會及飯的問題、玩遊戲及抽出可以拿走他現場弄的東西的飯等等。不算是好悶但也不是我的喜好,起碼發現我聽韓文的能力沒太大退步,大部份都聽得懂。(註:以下都是飯拍照片)



之後他換過衣服就進行第二部份的迷你演唱會,唱了8-10首歌吧。我記得到的唱了Kiss B, 9+1#, Rotten Love, MINE, Welcome to my Wild World, Good Morning Night, I'll Protect You, Just Another Girl



雖然是第一次,但聽他現場唱歌,令我有種十分不真實(unreal)的感覺。他不再是年輕最巔峰時的狀態,而且是Fan Meeting應該也不像演唱會那樣認真,但水準仍是一流的,因為我對他的作品已很熟悉,每首歌曲一起音樂時,我都是忍不住興奮起來的。

三小時後Fan Meeting就完結了。現場應該八成是大陸飯,因為全場叫他名字時都是說普通話,玩遊戲時主持也要翻譯普通話。香港的在中飯應該不多吧,因為香港哈韓的人原本就不多,在十多年前東方神起活躍時,香港對KPOP的認識更低,因為香港也是哈日多,當年應該大部份是SMAP飯吧。不過沒所謂,香港飯愈少,我能買到票入場的機會就愈多。有點可惜的是,現場的飯好像對他的歌不太熟悉,起碼坐後面的就是這樣,連I'll Protect You每次都要一起唱的部份都不懂..... 唉!

不過他下個月出的專輯,也是日文的!在中啊,究竟是等到何時何月,你才再出韓文專輯啊!










9/3/2019

防彈LY:SY歐美場搶票紀錄第二回

上回提到,防彈的Love Yourself : Speak Yourself 世界巡演,今週五開賣歐美五個體育館的加場票,再發售410,000票。

倫敦Wembley Stadium也是香港時間週五下午4時半開賣,我當然不會像上星期那樣請假買票,不然多少假期都會浪費掉,而且昨日我有幾個會議要開也走不開。一直都是想,如果4時半有空,就用電話跟公司的電腦試試吧,不過大場地一定有合理價錢的二手票,也不急在一時。

4時開完第二個會,剛好有點時間,就閉關一邊回電郵一邊試買票。先去看巴黎場因已開始,我完全進不到網站,於是就在等倫敦。如我所料,電腦是有點廢,因為我公司網絡真的好慢。

豈料,不到開賣10分鐘,電話就配了張125區的P1票給我!當時我也不知在看台,只知道是最貴價票,當然不放棄。之後一直到Wembley售罄,我也沒有再被配票了。Wembley地下區非常少位置,所以現在我一天是113區另一天是125區,其實算不俗。(題外話,買到很後很高位置的阿米,不要太失望,坐得後的好處,是看Army Bomb Ocean非常非常好看。)


完成歐洲場後,今次美國場改在當地時間下午賣票,也即是香港時間週六早上5時、6時及8時。我其實只需要8時賣的洛杉磯Rose Bowl,不過也提早起床幫朋友搶搶New Jersey Metlife Stadium及Chicago Soldier Field。

New Jersey我們都搶不到,但Chicago就兩個都搶到地下席,至於Rose Bowl,我排的幾條隊伍都走得比朋友及老公的隊慢好多,我是已在放棄狀態。怎料朋友一早配到地下席票,但付款時頁面當機!我老公也到被配票頁面,但一按選座位也當機!他倆到最後都沒有買到。再過了一段時間我自己入到了,地下席已售罄,我就選了一張較近延伸台,而且算很前的17區票,現在我一天是第3區另一天是17區。


兩個場四張票都買不到地下席,是有點失望的,真的好想坐那裡,其實也有很多二手票出售,但場地太大我也沒有這樣的執著,就志在參與吧。幸好朋友之後靠其他途徑,全找到美國三場的地下席了。

直至現在(下午3時半,距離開賣時間差不多半天,New Jersey及Chicago場仍有外圈票(其實我剛看過LA也有零零丁丁的幾張),賣不完啊!你問我的話,我覺得這實在不是壞事,就是不是每次都順順利利,不是每次都大開大賣,他們才會知道自己的成功及人氣,其實是去到那個級數,一直以火箭速度向上飛,偶爾被一個紅燈阻阻,也能讓公司、讓防彈、讓阿米們都冷靜一下,喘喘氣。



是時候要買機票了,不過還是週一回公司先請假吧。

會去各場的阿米們,希望大家旅程順利,看得開開心心!






3/3/2019

大家掛念她吧!

週六與來港探親渡假的blog友samwei吃午飯,她問我家小狗Blaze的近況,說想念她。

是的,舊讀者都應該有點想念她吧。(以下幾張相片都是Blaze爸爸傳給我的。)

她很好,還是老樣子,吃吃睡睡追波波。之前有差不多大半年,爸爸的辦公室大裝修,都在家上班,所以整天都有爸爸陪著,但近一兩個開始,爸爸就回辦公室上班了,所以Blaze又最回復白天獨自留在家睡覺的樣子。



不過畢竟Blaze年紀很大了,到今個月12日,就12歲了,以純種狗來說,是老人家了,所以身體出現毛病在所難免。

大概上個月吧,爸爸告訴我,Blaze有一天無故嘔吐了幾次,而且不想進食。我一聽到不想進食心都寒,因為哥基沒胃口吃的話,是很嚴重的事。爸爸說已去看過獸醫,表面檢查沒有發現什麼,但也先抽了血,及給了止嘔的藥,說如果Blaze沒有大進展就再聯絡,獸醫才再檢血看看有什麼發現。

之後一天,Blaze仍是不想吃,好像不想咬狗糧,就再聯絡獸醫。檢血結果說Blaze的肝指數不好,簡單的可能是吃錯東西要排毒,但攪不好最壞打算可以是患癌。獸醫先給了她打了類固醇,希望令肝的指數回復正常,我亦叫爸爸開始給她煮清清的白飯加蒸雞肉,看看她是否仍沒胃口。幸好她快快吃完,可能之前一兩天不舒服又嘔得多,不想咬太硬的狗糧吧(她的牙齒還可以沒問題)。


謝天謝地,她病了幾天,又回復一切正常了!希望真的是吃錯東西吧。不過我們都覺得,讓她繼續吃成人狗糧,可能營養太豐富了,所以會逐漸幫她換老人狗糧。

這是她來我們家八年以來,第一次病,所以我們都幾緊張。但我是有心理準備的,因為很多純種哥基,都是12-13歲就會離去。我整整一年一直沒有跟老公視訊看她,就是為了令她不會聽到我的聲音,不會感到混亂,以為媽媽會回家。Blaze的幸福快樂,真的比安慰我個人短暫的思念更重要。我們都只是想Blaze能夠在餘下的生命中,能夠繼續開開心心無憂無慮地生活。她是一隻無比聽話,十分懂事的小狗,我誠心希望,無論在何年何月,如果她能在少許及短暫的痛楚的情況下離去,就是我們跟她最大的福氣。





2/3/2019

防彈Love Yourself : Speak Yourself歐美場搶票紀錄

上回提到,十日前Big Hit公佈了防彈世巡會加場,給大家十天時間準備,各歐美場的門票銷售,就在香港時間昨日下午至凌晨展開。

我之前沒說過會不會去,會去哪些場,其實在消息公佈翌日,我已大約有個看法。我現在看防彈,尤其是看同一個巡演(Speak Yourself edition雖然會改一點曲目,但大至上應會跟Love Yourself Tour差不多),決定去不去,除了看距離與時間是否能遷就,最主要是看場館是否有特別意義,是否對防彈而言是歷史性的。

所以今次,我只計劃去洛杉磯Rose Bowl與倫敦Wembley Stadium。如果你與我一樣,是個中年人,就應該知道很兩個場地的地標性意義。就因為這兩個場地都不是較新的場館,即是說很多經典的表演/演唱會,都曾經在這裡舉行過。

Wembley對我來說,就是1985年Live Aid英國那邊的主場館,我當年與姐弟通霄不睡覺,將整個16小時的Live Aid看完,那是我兒時非常非常深刻的回憶,所以2004年Live Aid終於出DVD時,我是第一時間買下來的。

而Pasadena Rose Bowl,我先不說有什麼天皇天后演出過,而只說這是我十分喜歡的英倫組合Depeche Mode,在1988年舉行世巡101 Tour的場地之一,也是在該場館首幾個演出單位(比Michael Jackson更早),他們拍攝演唱會的VHS(Video Tape)就是那一場,演唱會製作花絮提到這個場地對音樂人的重要性及意義,現在年輕的阿米應該一點都不認識。但這兩個場地對於我這個老餅,或者對西洋流行音樂發展有興趣的方時赫及防彈其中幾個會聽英文歌的成員來說,真的可能一提起這兩個場館名字,就會感動得想哭出來。(下圖是Depeche Mode在Rose Bowl那一晚演出的舊照, Photo Credit Richard Blade)


至於現場錄像,當年的VHS,畫面是這種質素的!不過不要質疑Dave Gahan的現場唱功,他在當年高峰期時,現場唱功與中氣都是一絕。年輕一代的讀者們,你們都可能在廣告及電視配樂聽過這首歌吧。


而Wembley Stadium,就一定要放上這個最近一年,因為一套開於Queen的電影,而被重溫無限次的世紀精彩現場演出。就是當年Live Aid 16個小時匯演之中,最精彩的Queen舞台(Madonna的表現也很捧)。現在你們或者會明白,為什麼西方人,那麼看不起對嘴,或現場唱得不好只靠一張臉的所謂藝人,也會明白為什麼我對這些特別在意挑剔,因為我是聽這種質素的音樂,這種舞台魅力成長的人。


愈說愈遠,對於來只看搶防彈票的阿米們致歉啊!寫以上這些,我只是想說,為什麼我選這兩個場館。真的在我有生之年,我估不到自己會去這兩個很有歷史意義的場館,還是去看一個韓國偶像團體!我是從來未為防彈任何事,任何演出哭過的人,但我相信當我踏進這兩個演出聖地,見證他們演出時,可能會忍不住。

現在開始寫搶票。

雖然我只是看兩場,但朋友看足五場,賣票時間都差不多我就一起幫她搶。因為公司的網絡非常慢亦不能用老公事前為我租下的英國伺服器,所以下午我請假回家。

4時法國場開售,我們搶不到。

4時半倫敦場開售,我們也搶不到,就是一直排隊,又一直被剔出來的狀態。90分鐘售罄後,我還以為要放棄(我沒有打算為這麼大的場地買貴黃牛),去年Wings Tour首爾場我的倫敦同房說多了一張票,問我要不要,原價給我。真的OMG!不是地下區但也是正中第一層113區,真的萬方感謝她!


跟著休息了到夜晚,美國票開賣,我的老公也加入幫忙,我也換了他幫我新租的美國伺服器。晚上11時美國新澤西MetLife Stadium開售,我為朋友搶到一張Sound Check票。

凌晨12時,是芝加哥Soldier Stadium,我們全部搶不到。Ticket Master因為新澤西與芝加哥的購票者同時出現,慢了很多。

凌晨2時,洛杉磯場開售,上了一星期班的我已睏得眼都睜不開。朋友跟老公的進度都比我好,最後是老公先排到選位,點了一段時間都一直被別人搶走座位,最後地下位沒有了,就只為我買了一張3區中段的票(是我叫他的,想近主台一點,靠側沒所謂)。朋友因為只想要地下席,所以即使進選票區也直接放棄了。後來朋友靠我們的另一朋友,找齊美國三場的地下席了!


倫敦場售罄不久,主辦就說會有新消息叫大家留意,大家都估到是加場吧。現在倫敦巴黎都會加場,下週五售票,我不會再告假了,如果朋友買不到,就遲一點再算。這麼大的場地,接近演出的日子,一定有超多人放票,就是那些以為多買了可以賺錢,但不懂計算場地大小,什麼票有價值什麼沒有的新飯。Citifield、台灣桃園、新加坡及現在泰國曼谷場,都出現這種情況,所以我不太擔心遲些找不到原價票,我要的,是先拿個保證,就是先有一場的票,那機票酒店大假都可以定下來,看不看加場隨緣。


我的搶票紀錄就是這樣了,想去的兩個場都找到票,多謝朋友及老公,亦為朋友買到一張Sound Check票,算有交代了。

這五場戶外體育場館,總共410,000張門票,在12小時內售罄,下星期賣加場票,也會出現同樣效果,現在的防彈少年團,就是這樣的世界級藝人啊。大家不要驚訝,也希望不要因為他們愈飛愈高,愈飛愈遠而失望或失落。我看見他們的演出的距離是真的愈來愈遠了,也愈來愈難了,但我戥他們高興,或為他們引以為傲,也是愈來愈強烈的。



快來快去首爾週末遊(下)

經過第一天算是非常緊密的行程後(我平時很少一天去三個地方),第二天開始我就是沒有任何地方一定要去的了。

週六朋友有要事辦一早出門了,而我就睡到中午自然醒,然後悠悠閒乘車去明洞。今天我只是去逛街,順便看市面是否已有平價點的春裝買(貴的在新沙洞已買了),在弘大與明洞之間選了明洞,因為更集中。

到步後先去吃午飯,我對去年春吃過的排骨湯念念不忘,當然趁次機會再去,吃罷午飯還留下來看了一陣非常緊張的NBA加時賽才離開(Utah vs Oklahoma City),加時兩次才能定勝負!


之後走到Line Friends Store。說實話,防彈兒子團BT21真的出得太多東西賣了,我現在已差不多是放棄狀態,因為要花錢買周邊,防彈自己官方出的愈來愈多,我也是以官方周邊為先。

可能BT21跟太多公司合作,現在在Line賣的周邊種類亦不算多,不過我還是看中了新出的間條短袖tee,因為設計簡單而質地也很好,29,000圜一件可接受,眾多顏色中我就買了最喜歡的RJ與Koya,一黑一白。其實Tata那一件白底紅藍間也好看,不過我不想買太多了。


另外我,看到掛在一旁的睡衣,摸到非常軟綿綿的布料,一時失心瘋就買了一套Shooky的,為什麼失心瘋?因為我本身是不穿睡衣的,而且還要59,000圜!


之後在其他店舖買了幾衫襯衫,再到Stylenanda Pink Hotel買了條裙及一雙鞋,不想再放血就立即走去Cafe Coin喝下午茶。(題外話:Stylenanda的客戶服務非常非常差,店員都不理戶客,態度也巴巴閉閉的,而且我的朋友也說之前去過一次也是這樣,又不是什麼高價貨,我應該不會再去明洞這間店。)

週六下午的Cafe Coin好多人,差點要等檯,服務也慢了點,不過這裡仍是我暫時最愛的首爾咖啡廳。



就在休息時,朋友說要事提早結束可以一起吃晚飯,我也出來流連了整個下午是時間回去了,不想走太遠又好想再次吃這個,就在朋友家附近吃........ 烤羊肉串!仍然好味道,仍然吃得好開心!這小店也因為是小區的店,阿珠媽都非常友善,我很喜歡這店。


吃完飯都晚上十時了,回去洗澡後第二天的悠悠閒行程結束。

週日我是晚上8時航班回港。因為沒有特別的地方要去,也是睡到自然醒。之前說過我去首爾無限次,都未去過梨泰院,起床後就打車來了。

因為這裡也以酒巴區聞名,週日的中午仍然很靜(週六出來的人應該仍在宿醉吧)。我們走了不久,看到韓國首個出櫃藝人及多間餐館店主的洪錫天所開的泰國餐廳My Thai,就到那裡吃午飯。這頓不太好吃的午飯也要82,000圜(所以牛家真的一點都不貴),唯一的是那大蝦沙拉的汁很可口開胃,酸酸微辣,如果會來的人可以試試。





吃過午飯就真的在梨泰院站兩邊的大街逛了一圈,總算來過了,之後找個咖啡店,與朋友聊天聊到下午3時多就回去,收拾行李坐巴士去機場了。朋友下個月香港再見!

不吃飛機餐的我,當然要在機場解決晚飯,仁川的第二航廈我第一次去,找了間韓食餐廳吃了個牛肉湯(外觀普通但味道好)。大概凌晨12時回到家,兩天多的首爾購物之旅就此結束。